孤岛回屿

称呼是执岛*・✿ ✿*・ヾ(Ő‿Ő✿)
我可是职业失踪人口,你以为呢?
你要是想勾搭我,那就给你勾搭吧!

- 黄叶 - 他的歌 (上)

CP:黄少天 ×  叶修

[ HE ][ OOC ][ 半架空设定 ]

酒吧驻唱黄少天 × 职业选手叶修

除了蓝雨全员酒吧工作设定外其余和原著一样 (也不一定用上

我没想写一个和原著中一样大大咧咧有些自来熟挺乐于助人积极向上的五好少年黄少天,不能接受的话就…

如果以上内容皆可接受的话请继续向下看正文。




好想问你 从哪里来

第一天的你 慌乱不安

好像命中注定的爱


#


“还是老样子啊叶哥?”

描着眼线的漂亮姑娘给叶修打了个招呼,她今天穿得白色衬衫有些透,隐隐显出里面黑色的肩带。叶修移开目光,在她递来的定制雨伞上签了自己的名字,对她点了点头。

“行,啊对了叶哥,今天楼上A3包厢给包了,你们……介不介意去A5包厢啊?噢,和A3包厢一模一样的配置!也不会有人发现你们的!窗外的视野还比A3要好点呢!”

叶修看了眼身后陈果的眼色,陈果似乎不是很在意这个,既然如此叶修便擅做主张,同意了更换包厢这一决定。


今天是每月一次的“法定休息日”,说是“法定休息日”,就是兴欣整个队内部的一次放松。其实每个月兴欣队员的休息时间都很充裕,也不缺这么个休息日,再者他们除了训练基本也都生活在一起,就算是休息也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是出去逛逛,或是在兴欣网吧里加练,似乎也不是很需要在这个休息日集体出行。不过有这么个休息日聊胜于无,一开始是意思意思,久了以后就变成传统,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六,只要没有比赛,他们就一定会乔装好一队人溜出去浪。

浪也不浪个高端点的地方,就喜欢往兴欣网吧这条街到底拐弯的一家地下酒吧里钻。一开始是方锐说咱们去里面看看吧,魏琛说你丫酒都喝不了还看屁。后来发现这家酒吧还专门提供针对不能喝酒却来了酒吧的顾客的套餐,当机立断决定一人一个这样的“免酒套餐”。久了,酒吧的人也都习惯了。又是这一队人呀?行了,二十份“免酒套餐”,楼上A3包厢走起吧。

为了避免有人认出他们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陈果和叶修当初特意和酒吧老板沟通,能不能给他们预留一个不太会被人发现的包厢。酒吧老板是荣耀的粉丝,更是兴欣的粉丝,签下保密协议后立刻安排了A3包厢给他们,除了每个月的第三个星期,其余时间都营业,他们也不缺一个包厢的钱。

作为报答,叶修答应每次来得时候给酒吧一份亲笔签名,就在进酒吧时,门口的漂亮姑娘会把这次要签名的东西递上。之后这有了叶修大名的东西酒店老板是作为噱头抽奖也好卖也好都和他没有关系,这也算是偶尔他能给老板的一点福利。


酒吧名叫“El Dorado”,魏琛问这是什么意思,罗辑说这是西班牙文,意思是“理想中的黄金国”。苏沐橙说这可比用俗了的乌托邦要高级啊,老板说没的事儿,我这儿不是黄金国,我这儿就是一小城。包荣兴一拍手,说,哦,小城故事啊,我听过!

老板说得一点没错,酒吧里的气氛和这个气势磅礴的名字截然相反,不是黄金国,到真真是小城故事。背景音乐永远是R&B,一首摇滚或Hip Pop也没有,灯光永远是暖鹅黄,用老板的话来说这是家的感觉。

到了晚上七点会有驻唱歌手去舞台上唱歌,那个时候可以点歌,在纸条上写下歌名,歌手,自己的包厢号或座位号,也可以写上自己想让这位歌手来表达的话。老板说,最俗气的就是点情歌然后写表白的话让歌手念,他见过最有创意的是有人点了首《忘记你我做不到》给一个小姑娘。老板以为这也是个普通的告白,结果人让驻唱歌手转达的话是:这首歌送给你,希望你知道,你欠我那五百块我永远不会忘。


“要不下次我们换一种小吃拼盘吧?”苏沐橙说,“鱿鱼圈和盐酥鸡块好像有点吃腻了。”她用竹签叉上一块鸡块,在椒盐粉里滚了几圈。

“他们这儿好像还有薯条和炸虾球,下次换这个吧。”陈果咬下苏沐橙喂来的鸡块,翻着沙发边上的套餐菜单含糊不清地说。

“水果拼盘也可以换了,”唐柔接腔,她用水果叉叉起一块黄桃,盯着看了半天,“这儿的黄桃好像越来越不新鲜了,换甜橙吧。”

“行啊,”叶修点头,“下次再来时我和门口那小姑娘说一声。”

魏琛和方锐在研究酒吧新进的一批橘子汽水,据说是带酒精的,两个人都跃跃欲试,商量着这赛季结束用这个来代酒庆祝。罗辑上星期刚想了个战术,这会儿正和安文逸在讨论细节,旁边莫凡闭目养神,也不说话,不知有没有在听他们的对话。包荣兴扒拉着包厢的窗户,看得兴致勃勃,陈果喊他都没反应。

“包子你看什么呢?”陈果走到他身边,给他递了听可乐。

“嘿嘿,你们看,今天小城换了个唱歌的!”包荣兴给陈果指,那抱着吉他的人正在调整立式话筒的位置,旁边有个小男生,把一叠点唱纸片夹到他的麦上,时不时两人还低语几句。

他们这个距离和角度,舞台开灯还好,不开灯根本看不清舞台上人的脸。也亏得包荣兴能够认出这是个新驻唱,大概是前驻唱唱歌前总是喜欢在舞台边上做五十个深蹲的习惯太特别了,今天没了这习惯,包荣兴一下就认出不是原来的驻唱了。

苏沐橙和唐柔都挺喜欢原来那驻唱的声音,说是男生少有这么低沉却不难听的嗓音,是把有故事的嗓音。魏琛听到这话时在边上呸了一声,说不就个烟嗓吗,你等着啊,老夫也能给你整一个。叶修在边上呵呵笑了两声,苏沐橙说诶叶修你这笑声和底下那歌手笑起来的声音还真挺像呢。叶修一本正经说那个就是我,被陈果捶了一拳。

过了五分钟,酒吧里的灯都暗了,唯独那一小方舞台,顶头亮了盏柔柔的灯。光束打在那驻唱歌手身上,暖黄的光把那人的浅蓝色衬衫都染绿了。他拿着拨片拨弄了几下吉他,先是一小段独奏,等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他才站起身,还没说话,先露了个笑,给大家鞠了一躬。大家给他鼓掌,他直起身来,也给自己鼓鼓掌:“大家好啊,我是El Dorado新来的驻唱,我叫黄少天。”

底下有人问,你怎么不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呢?酒吧里的没人用真名。黄少天说,他就是个在小城里唱歌的,用个假名那他就是个过客了,他想永远留在小城里。底下又是一阵掌声,这回所有人都对这个新来的驻唱刮目相看了。

黄少天清了清嗓子,抽出第一张点唱的纸片:“今天的第一首歌:10号桌的吴先生点得《突然好想你》,备注语是:‘很久没和你见了,不知道你还好吗?我很想你,可是不敢见你,如果可以,希望还能再和你喝一杯’。”

第一首歌就是悲情歌,一上来就需要全身心的投入情绪找状态,显然这并不是个简单的事儿。黄少天一扫琴弦,似乎是在犹豫怎么弹。边上一群人都屏息注目,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下来,等着听他一展歌喉。

几秒后,黄少天终于有了动作。他闭着眼,拨片开始拨动琴弦,简单的几个音,好像是什么青春片的开头,是个准高三的夏天,知了都被阳光晒得不敢叫,空气里的热浪似乎都在无声咆哮,还有老旧风扇转动时的热风,明明是个明媚的开头,却已经让人瞧见沉重的结局。没几秒的片头已经结束,正片就要开始,他低声唱着这青春片的故事: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怕朋友突然的关心

最怕回忆突然翻滚绞痛着不平息

最怕突然听到你的消息”

他的声音细,偏偏这会儿压低了放粗了唱,竟然也有别样的感觉。就像被压抑了的琴声,他的唱词也融在这伴奏声中,句尾渐隐在空气里,没了影。他的声音里没有沧桑,也没有故事,单薄的声音唱高音时却稳得不行。

黄少天的声音自酒吧内的音响传出,这边的音响,那边的音响,门口的音响,包厢的音响,都是一个青涩却恬淡的唱声,混着吉他的声音,像是旧唱片里被封存的歌,如今才被开启。

“突然好想你 你会在哪里

过得快乐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锋利的回忆 突然模糊的眼睛”

第一段副歌结束,酒吧里又再次陷入了吉他声中。苏沐橙问唐柔觉得这人唱的怎么样,唐柔的右手支着下巴,手指浅浅敲着颊面,说声音很不错,有特色,唱得怎么样?在El Dorado这么多个驻唱歌手里,算是相当良心相当出彩的唱功了。

陈果说:“为什么说在El Dorado里?我觉得他唱得比现在很多网红,甚至一些选秀节目的参赛选手都要好啊。”她不太懂深层次的那些唱歌技巧或发声方式,只是单纯觉得这人唱得比以前那些人都要好听,她可不喜欢上个驻唱的声音,唱得再好听也没用。

苏沐橙耸肩:“柔柔也不太看选秀节目,大概对于她来说,唱功能被拿来比较的对象除了El Dorado的驻唱就只有那些正统歌手了吧。”她可没忘唐柔来兴欣当网管之前是做什么的。

魏琛啧啧两声,说这声音跟个小娘们似的,太娘了。苏沐橙说这哪儿娘啦,现在的男孩子基本都这个声音,他只是稍微尖了点。魏琛摇摇头,说不中不中,老夫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声音。苏沐橙转头去问叶修,说叶修你觉得怎么样啊。

叶修刚才没细听,也不懂这个,觉得都在调上就是好听了,苏沐橙问他他也就规规矩矩地回了个还行吧。他的关注点不在这人唱得歌上,倒是在这人唱歌的样子上。

任何人唱歌都有自己的习惯,或是手指跟着曲子打节奏,或是会在前奏时闭着眼睛酝酿情绪,这些习惯都大同小异。只有这个人,前奏睁着眼,一旦唱词了反而闭上眼;别人唱高音喜欢扬起头更方便发声,他却喜欢低下头去唱。这些小习惯并不影响演出,甚至不太会被人注意,可叶修反而觉得,比起他的歌声,这人的表演更出彩。

都说只有享受舞台的人才能主宰舞台,可这句话在这人身上却失效了,于他来说,他所在的地方即为舞台,他不是主宰舞台,而是融入舞台。


一曲终了的时候有个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被其他几个好友簇拥着给挤了上去。黄少天从高椅上站起,笑眼弯弯地看着她:“你真漂亮!你是想上来和我合唱吗?”

那女孩羞涩地摇摇头,把手上的一枚硬币塞进了黄少天还捏着吉他拨片的手里,欲言又止,盯着黄少天盯了好几秒,到底没敢说点什么。

这是El Dorado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在酒吧里遇到的任何人,如果你对他或她心动了,只要给那人递一枚硬币,相当于是不说出口的表白。如果那人对你也有意思,就会把硬币归还给你,接下来任你俩怎么交流;如果那人对你没有意思,那么这枚硬币也得收下,只不过作为补偿,需要请你一杯酒。

黄少天今天是第一次来El Dorado上班,傻愣愣地看着女孩给自己递了硬币却一言不发,他还没反应过来呢,就看见周围一群看好戏的人正紧紧盯着自己。黄少天局促的干笑了两声:“哈哈……这,这是什么意思?我卖艺不卖身啊妹子……”他说着,就把硬币还给了那女孩,“你收好,这我不能收啊……这到底什么意思啊有没有人和我解释解释?”

他话音未落,一群人就开始起哄:“噢噢噢!在一起在一起!”“哇你这什么桃花运?今天第一次来就有小姑娘对你芳心暗许啦!”“还不赶紧表示表示呀?”黄少天一头问号站在那儿,看着众人拥着跑上舞台,把他和那女孩围在中心。

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起来这女孩大概是来表白的,这烂俗的一见钟情。黄少天想着,不好意思明说着拒绝那女孩,怕人丢了面子,又担心真让这女孩误会了,要自己负责任。想来想去他只能委屈自己,靠近那女孩低声说了句话,这才让女孩惊慌的错开望着自己的目光,连着鞠了几个躬转身跑走了。

叶修在包厢里看着,旁边陈果嚷嚷着怎么那女孩就跑了,魏琛说说不准是因为那唱歌的和她说自己没车没房,苏沐橙说又不是所有女孩谈恋爱只看有无车房,接着几个人就开始讨论起H市的房价。

叶修听着他们的讨论,看着那人重新坐回高椅开始报下一首歌,猜着自己是同性恋和自己有难以启齿的隐疾这两个理由里他用哪个搪塞了那女孩。



我的心是敞开的窗 你可以放下所有的安躺

拥抱直到天亮 跟着月幕下那光 你继续追寻明天的流浪


#


今天叶修是最后一个进包厢的,他让其他人先进包厢,自己和门口的接待招呼说换其他的小食水果拼盘。等到他踏进包厢时,新的小食拼盘已经送上了,底下那驻唱歌手也早已开唱了。

“这个味道怎么样?”盘子里只有几根炸焦了的薯条,其他的全被方锐以自居薯条爱好者的原因吃完了。叶修也不太爱吃这个,索性扭头去问边上的苏沐橙。

苏沐橙正忙着看黄少天今天的表演,照她的说法就是今天黄少天这一身穿得太好看,挪不开眼,第一遍叶修问她时她根本就没听清问题,还在跟着黄少天唱:“……今后不再怕天明,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叶修的曲库还停留在十一二岁那会儿的流行歌,基本上黄少天唱得歌都没听过,这首也不例外:“你唱什么呢?”

“《她说》。”苏沐橙答道,这句唱完就是高潮,她没再给黄少天和声,而是停下来专心听着黄少天独唱。黄少天停下了弹奏吉他的动作,几句词像在空中浮着的灰尘,单薄,音响里他的尾音轻颤着,像是舍不得消散。

“等不到天黑,烟火不会太完美

回忆烧成灰,还是等不到结尾

她曾说得无所谓,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今天的灯光师很敬业,有几道彩色的灯光在黄少天身上游过,最后只留下一束孤零零的惨白追光照着他,像是在月光下沐浴,合着这几句歌词显得特别伤感。

“长这么好看,唱歌也好听,要是录个视频放网上肯定大火啊。”陈果也挤到他们这边,跟着一起看黄少天的表演。在El Dorado其实没什么事儿可干,多是大家聚在一起喝着饮料吃着小食唠嗑,因此看驻唱的演出可以算是唯一的乐趣。

“他都在这儿唱了一个月了,”坐在沙发上的唐柔说,“早就有人录过视频传网上去了,你们大概是都没刷微博吧之前?”

“噢?他唱得什么?”

“唱得《不得不爱》,也是别人点得歌。”

“哎哎哎柔柔你把那视频再翻出来呗,我还没看过!”陈果和苏沐橙又立刻挤到唐柔边上去,嚷着要看看这位新晋网红的视频。唐柔说你们等等啊,我给你们翻。说着几个小姑娘就没了声音,专心致志去翻微博了。


那边黄少天已经唱完了歌,接过旁边一位工作人员递来的水灌了小半瓶下去。这会儿麦被关了,工作人员在和他低声讨论些什么,大概是在核对点唱单的顺序。黄少天低着头,额发遮住他的眼,他时不时点头,时不时又抬起头望着那工作人员说几句话,说着说着还会笑起来,可能是又说了什么能逗笑自己的玩笑话。

半分钟之后,叶修听见音响里传来咔哒一声,知晓这是话筒被重新打开了。果不其然,黄少天已经露了个粲然的笑,宣告下半场他的个人演唱会将继续开始。

“今天的第五首歌:23号桌的徐先生点得《Forever Love》,备注语是:‘叶修最强,兴欣最强,这一次冠军是我们的!’……”他的话还没说完,底下有一大群人就轰动了起来,跟着喊“冠军是我们的”,留着他一个人话没说完坐在台上。

底下的群众轰动,包厢里兴欣众人也轰动起来。来El Dorado这么多次,他们也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提及自己。不过这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毕竟离这儿不远就是兴欣网吧,是兴欣成熟成长起来的地方,这儿的兴欣粉丝自然是最多的。这回大概是之前叶修个人连胜纪录的缘故,有粉丝太激动了,在这儿给自己的战队点了首歌。

黄少天眨眨眼,明显不能理解这群人为什么突然沸腾起来:“哎不是……叶修是谁啊?兴欣又是什么?”

他这么一问,酒吧里瞬间安静下来,刚才嚷嚷过的每一个人都静下来,扭过头盯着他,脸上是和黄少天一模一样的惊讶与不解。一时之间,你觉得我奇怪,我觉得你奇怪,两方竟像对峙一样,没一个人出声。

方锐摸摸下巴:“这年头还真有不知道荣耀的年轻人啊。”

“不知道荣耀的年轻人多了去了。”陈果反驳。

“但这小孩看上去就该是个荣耀的粉丝啊,”魏琛接话,“是个会闹会玩会和队友开黑的网游迷。”

“是啊,咱们老魏同志那会儿都能跟上潮流玩荣耀,更别提这小孩身处荣耀最普及的时候。”叶修也补上一句。

“老叶你丫就是欠抽,老夫把你抽得点烟都看不清打火机火苗在哪儿你就太平了。”

过了好一会儿,底下沉默着的人群终于有了点动静。有个声音小心翼翼地问黄少天,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你真没听过?

黄少天一脸“我必须得知道吗”的表情,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我真的不知道,第一次听说。这叶修,他又低头看了眼手上的点歌单,这叶修到底是谁呀?兴欣又是什么?

有个小个子的男人从人群中挤出来,划拉几下手机屏幕,然后把手机递给黄少天:“你看下吧,其实就是个电子竞技的战队,叶修是这个战队的队长。”

那那人话音刚落,立刻就有人嚷起来:“叶修那么辉煌的职业生涯你就用一个战队队长给概括了?!”

“他可是斗神啊!能不能讲具体点啊你!”

“是斗神也是过去式的了,叛徒一个,有什么好说的。”

“我操你说谁叛徒呢?!你找事是吧?你丫嘉世的粉丝吧?呵,挑战赛的队伍也好意思来叫嚣,碰瓷兴欣?”

“说得好像你们兴欣不是挑战赛里爬出来的一样,龙跌下神坛那也是龙,虫爬上山顶也只是虫。”

“你他妈找揍啊我靠!”

一群听歌的人立刻分为了两拨对峙的人,都从卡座上站了起来指着对面人大吼大嚷,有指责叶修是个叛徒的,也有辩白说叶修是逼不得已的。那个给黄少天递手机的小个子男人不知在哪一个队伍里,黄少天眯着眼在不甚亮堂的人堆里找了又找终是没看见那人身影,心说你手机都不要啦,低下头就去看那个兴欣战队的百科。

百科最上面是一张兴欣的全员照,不知道是在哪个影棚拍得,背景是一水白色,前面站了十几个身着红白队服的队员。黄少天把照片放大了看,感叹了声现在电竞战队里妹子的颜值都这么高啊,又鄙夷了一番这俗气的队服配色。领头站中间的人是唯一一个把队服外套披身上的人,他朝着镜头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个开枪的动作,另一只手斜插在裤兜里,配着广角拍摄,显得特别有气势。

这就是队长咯?是那个叶修?黄少天又顺着个人介绍点进叶修的相关词条,在“叶修”两个大字的下面有一个小喇叭,那是兴欣战队特别为百科录制的音频。黄少天低下头靠近手机扩音器的位置,把音量开到最响:

“嗨,你好,我是叶修。第十赛季,兴欣已整装待发,请与我们为荣耀而战。”

黄少天反复听了三遍,抬起头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人嗓子真不错,有点低音炮的感觉,不唱歌太可惜了。他几乎一下子就能想到这把嗓子能唱什么歌,唱什么歌最适合,唱什么歌最有感觉。身为一个音乐爱好者他几乎下意识就想和这位传奇人物来番热切交谈,说不定就能说动他退役以后和自己一起来唱歌呗?

他胡思乱想的这点时间里酒吧的安保早已挤来维护秩序了,吵什么吵吵什么吵,吵有用吗,别逼着动手啊。黄少天本来还想再问问底下这群人关于兴欣的事儿,鉴于担心又会引起一波争吵还是作罢。

那首《Forever Love》最终还是没唱,黄少天自作主张唱了首关于友情的歌,旨在呼吁大家有事儿好商量,唱着唱着居然有观众哭出了声,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哽咽着合唱了几句后鼓鼓掌跑了。今天这群观众可真奇怪……黄少天想着,可能还是我的歌声太打动人了吧。

“我们老叶可真是个风云人物啊。”方锐感慨着。

“原来有这么多人支持老大!”包荣兴在底下那群人嚷嚷的时候就想冲下去和他们一起嚷嚷,嚷嚷叶修有多厉害,结果被罗辑给拦住了。

魏琛灌了口汽水,咂咂嘴应和:“可不?这风浪都是祸害引起的。能引起这么大的风浪,老叶也算是祸害中的祸害了。”

“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还没有老魏同志厉害,请大家在‘如何成为一个臭不要脸的祸害’这一问题上多向老魏同志学习。”叶修眼都不眨就呛了回去,还顺便捞走了魏琛外套口袋里的烟盒,气得魏琛直骂叶修你这贱人。

“要不帮你给楼下那唱歌的点首《贱人》?”方锐乐呵呵的和魏琛打趣,“以兴欣全队的名义送给我们的队长,怎样?”

叶修在边上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坐正了身子开始提建议:“可以啊,那我也点首歌吧,给我们老魏点首《夕阳红》?”

“真有病吧你。”魏琛瞪叶修一眼,朝他比了个中指。



这是不是爱情 像一场旧电影

微笑或沉默都是美好的事情

你是不是爱情 或只是陪着我旅行

同看过这一路风景


#


也不知道El Dorado的网红歌手后来有没有新作被人发表在网络上,反正叶修没有关注过。这段时间的比赛越来越难打,制定个人的训练计划及每一场比赛的战术就足够让叶修头疼,更别提分心去关注其他事情。

倒是苏沐橙比较空一些,她似乎还挺喜欢黄少天的,去网上搜了黄少天的名字,发现居然有三四个别人录制的视频,还有一首他自己发在网上的翻唱。苏沐橙喜欢黄少天唱得那首《不得不爱》,就是转发量最高的那个视频,休息的时候常常会外放着听。听得久了,兴欣每个人都会哼调子了,还都会黄少天那个版本的调子。

据说后来安文逸也去找苏沐橙,他说他也挺喜欢黄少天的歌,能不能共享或推荐几首?苏沐橙说黄少天在网上的歌也就那么几首,要是真想听,什么时候他们两个人一起再去一次El Dorado吧。方锐路过正好听见,咂咂嘴说完了,如果被偷拍到,那就是安苏的崛起,不知道楚云秀会不会上门找牧师PK。苏沐橙笑几声,说我和秀秀感情好着呢。


上一次他们来El Dorado的时候突然下雨了,来时可是个大晴天,兴欣一行二十个人愣是没有一个带伞的。叶修只能和老板打了个申请,希望借十把伞,改日再归还。身为兴欣粉丝的老板更是恨不得直接把这十把伞送给他们。叶修摆摆手说心领了,东西还是要还的。

叶修去还伞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打算,把伞换给El Dorado后,绕个弯去小商店买包烟。最近陈果管烟管得相当严,半夜睡觉他都能听见隔壁床的老魏说梦话都在报烟牌。他也是几天没抽上一支了,趁这个机会正好私藏一包。

在El Dorado的门口遇上了熟人——那个新来的驻唱。这会儿已经不能说是新来的了,他已经在这儿唱了两三个月了。他的头发染成了浅褐色,背着吉他正和人在理论,看得出他是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情绪,脖颈上暴着青筋,一把清亮的嗓子压得极低。

“你简直无理取闹啊!你和你女朋友分手又不是我引起的,为什么来找我理论?”

“呵!要不是你唱了那歌我女朋友会跟我分手吗?”

“我唱得歌都是其他客人点得又不是我自己能决定的,谁知道你女朋友怎么想得,”黄少天上下打量着那人,“可能终于擦亮了眼发现你太丑就分了吧。”

他对面那人比他高了整整一个头,一听这话更是气得瞪直了眼:“你他妈几个意思?你找揍是吧?”

“干什么干什么?想打人啊?笑死人了再往前走三分钟有个警察执勤点,你要不要和我到那边去打一架?女朋友丢了不想办法挽回居然来怪我一个唱歌的?朋友你从几岁起光长个不长脑了?”对方愈是生气黄少天就愈是伶牙利嘴,语速快得不行。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El Dorado前居然没有人看守,任凭这两个人在酒吧门口越吵越烈,对面那条街已经有人驻足围观了。眼看那大个子气得脸通红,下一秒就要伸手掐住黄少天那细细的颈项,叶修想了想,还是向前迈了一步劝架:“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这劝架技术是我见过最烂的。”

“关你屁事儿啊又来一个指手画脚?”

两个人同时把枪口转到他身上,黄少天侧着身子没看他,那大个子倒是扭过头来盯着他。叶修在心里嘿了声,心说这唱歌的怎么回事儿啊,知不知道自己是来帮他的啊,怎么还呛自己呢?他面上没什么表示,只当没听到两个人刚才的话:“再吵下去影响市容啊,你们还让不让这酒吧做生意了?”他拍拍黄少天的肩:“你还不进酒吧去准备?今晚不是你唱歌吗?”

居然是个认识自己的。黄少天有些惊讶,转过头来看这位劝架技术最烂的朋友:“你知道我是El Dorado的驻唱?”还没等叶修回答,他又凑到叶修跟前去看,“哎,你有点眼熟啊?”

被他这么一问,那大个子也仔细端详了叶修一番,一正眼看他,立刻就变了脸色:“……靠,你不是叶修吗?”

叶修没想到这两个人都认识自己,这黄少天不是之前还不知道兴欣和叶修都是什么玩意儿吗?怎么现在又觉得自己眼熟了?不过既然都被认出来了,叶修也就顺其自然坦荡荡的承认了:“我是。这位朋友要不你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儿就到这儿结了怎样?”

“哎我操,”大个子笑了,“整个联盟二十支队伍,叶修大神猜猜我是兴欣的粉丝的几率有多少?”

这什么套路?叶修想着,面上也咧了个笑:“看来也是从荣耀初期就追着的粉丝?百分之一百吧,毕竟我们兴欣人才辈出。”

“错!”大个子猛地提高音量,“是百分之零!老子是霸图的粉!还是韩文清的铁杆粉!”

这也太巧了吧,现在打给电话给老韩叫他从Q市飞过来劝架还来不来得及?叶修皱眉想着,这劝架可劝脱了,不要说帮黄少天了,他倒不如想想这韩文清的铁杆粉揍自己一顿的可能性有多大。

黄少天一直在边上旁观呢,直到发现事态有点不对才跑出来插一句嘴:“那这位朋友,要不你揍他一顿,”他指了指叶修,“今天这事儿就算完了怎样?”

等一下,你说揍谁?“揍我一顿?”叶修扫了眼大个子,“那他这辈子都没可能了,无论是真人PK还是荣耀竞技场。”

“我靠叶修你几个……”

“你这人还挺有意思的啊!”黄少天左右晃着头,紧紧盯着叶修,“我还以为现在打电竞的都是天天宅在俱乐部撸番撸到脱力一脸浮肿带俩黑眼圈身材走样的宅男呢!”哪像这个人,皮肤很白,眼睛很亮,身形修长。

“那是,毕竟哥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

“屁!我们韩队也不是你说得那样的!”

“行了哥们,”叶修做了个打住的手势,“我也是无意路过好心来劝架的,虽然没想到能在H市撞上个霸图的粉丝,不过相遇就是缘嘛!这样吧,你给我个联系方式,什么时候我让老韩给你寄个什么有霸图全员签名的周边就算了行吧?”他凑近大个子,压低了声,“你也别太让我难过,你看看现在看事儿的人有多少,可别回头明天电竞之家头条变‘霸图粉丝街头围堵对手叶修’啊,别给你们霸图丢脸,嗯?”

黄少天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不知道叶修拿什么威胁,这气势汹汹的大个子听叶修耳语一番后倒真卸了架势,给叶修说了三遍“你确定?”,看叶修认真的点头后才肯妥协,指指黄少天做了个“这次放过你”的口型,扭头走了。

“哎!”黄少天凑到叶修边上,“你跟他说了什么他就这么妥协了?”

叶修把刚刚那番话又重复了一遍,还好心的解释了一下“霸图”“老韩”“电竞之家”是什么东西。

“……可写报道的人也未必知道他是那个什么霸图的粉丝啊?”黄少天问。

“这会儿你冷静,你当然知道,”叶修说,“刚才你见那人急成什么样了吗?有个儿没脑,哪想得到那么多。”说完他就转身,打算原路返回。

黄少天站在原地傻愣愣地望叶修的背影,他大概有点理解什么叫不打不相识了。你说怎么能有人面不改色刚送走人家背后就说人智障呢?他盯着叶修远去的背影发了愣,就连叶修扭头走回来也是好半晌后反应过来。

“……你怎么回来了?”

“伞忘还了。”

他看着那人提着装了十把折叠伞的塑料袋进了酒吧,没一会儿出来后手上只剩了个空着的塑料袋。他一边低头把塑料袋折得四四方方塞进裤子口袋里,一边朝自己挥了挥手向刚才的方向走去,也不知道哪儿来的一时冲动,让他冲到叶修边上拉住了他的手腕。

叶修看看被抓住的手腕,再抬起头看他:“这什么意思?”

“……做个朋友吧!叶修!”黄少天的双眼亮晶晶的,好像初见时那个在小舞台上抱着吉他腼腆又自信的小城新客。




-TO BE CONTINUE-

——————————

感谢阅读,这里是执岛 Kera.sv。

纠结了一个月的文名,感谢 @清鲤Asakaoru_ 鲤鲤拯救了我这个起名废呜呜呜TUT

这篇文……我真的写了挺久的,忘了最开始是因为什么想写这个设定,后来看到all叶群的群作业居然和歌曲有关,立刻就把《她说》给放上去了。

练手作,找回手感……其实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每一篇文都是找回手感了,太久没写,很多全职的东西我都忘了。比如是挑战赛还是复活赛,苏沐橙叫楚云秀是叫云秀还是秀秀……啊啊啊,基本都忘光了_(:з」∠)_

这篇文也写得很不容易……光是找我写文听得背景音乐我就浪费很多时间【【 第一次黄少唱得《突然好想你》,文中参考的是许飞版本的,是吉他ver。对了我也不会弹吉他,如果有关弹吉他的描述有错的话请告诉我qwwwwq

介绍一下粗体字,都是歌词,按照顺序的话分别是:

再多一天 - 江映蓉

月光(moonlight) - EXO-M

是不是爱情 - 何洁

不是团婊🙄️

不一定有下,因为一开始是想一篇完结的……没想到写了这么多两个人居然刚认识,我撅倒。

评论(36)
热度(300)

© 孤岛回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