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回屿

称呼是执岛*・✿ ✿*・ヾ(Ő‿Ő✿)
我可是职业失踪人口,你以为呢?
你要是想勾搭我,那就给你勾搭吧!

- 黄叶 - 最后一秒

CP:黄少天 ×  叶修

[ HE ][ 架空 ][ 娱乐圈paro ]

Mr.2015,We are coming!!!

如果以上内容皆可接受的话请继续向下看正文。




“蓝雨为王。”


“各位辛苦了,回宿舍后好好休息吧。”

演唱会后台的休息室里,蓝雨的队员们正在欢呼着演唱会的顺利结束。队长喻文州放任大家无法无天的在休息室里喧闹了十分钟有余才开口说话。

“队长辛苦了!”队里年纪最小的主音吉他手卢瀚文顺着喻文州的话就是一句响亮的回应。他是后加入蓝雨乐队的,这是他第一次所实际参与的巡回演唱会,不外乎会如此兴奋。

“辛苦了辛苦了大家辛苦了!”副队兼主唱的黄少天接口,“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哈哈哈我知道你们已经累惨了!”

黄少天这话说得一点也不符实,说得就和他自己一点都不累一样。在台上飙高音飙到差点嗓子报废的人就是他自己,最后一次安可返台时几乎连跑上台的力气都没有了,还是郑轩架着他跑到登台口的。

“终于结束了啊……”贝斯手徐景熙躺倒在座位上,眯着眼望着头顶的天花板,显得十分疲倦。

“是啊。”喻文州顺口接了句话。安可返场时他们都换上了这次演唱会的官方应援衫,设计简洁又好看的白色短袖T恤穿在他身上实在是非常养眼。只是这个天气穿短袖也着实是难为他们。

黄少天大口灌了三分之二瓶矿泉水,显然还是演唱会的余兴尚未完全消散。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开口就说:“哎你们有没有注意看!蓝海!后排区居然还排了个蓝雨的拼音出来!真是不知道用荧光棒是怎么做到的啊……!”

其他几位成员点点头,也是一副惊奇又感动的模样。

他们蓝雨刚出道的时候,甚至都有人在他们的乐队演唱会上举过非应援色的荧光棒,本应是一片蓝海的演唱会,硬生生被各色各样的荧光棒和手符给填满。但现在……无论是谁都知道,蓝雨的应援色只有一个,蓝雨蓝。

不是海蓝、天蓝、宝石蓝,是蓝雨蓝——独霸天下的蓝雨蓝。

“演唱会结束后还有通告吗?”宋晓脖子上挂着擦汗的毛巾,抬头问。

喻文州打开手机,翻了翻日程表,摇了摇头:“十天内应该是没有了,大概公司也希望我们能够安安心心跨个年?”

“没有就行了……唉,亚历山大。”郑轩叹了口气。

大家都担心会不会有跨年活动需要去参与。尽管他们热爱音乐,只是今天这最后一场演唱会实在是太尽兴了,不说他这个鼓手,键盘手的喻文州,主唱的黄少天,他很难相信他们在十天内能完全调整好状态。

去年的跨年活动,他们受邀去参加A台的某个综艺节目。大致内容就是在新一年的初始来进行蹦极活动,蹦极前还要喊一句自己新年最希望实现的梦想。

蹦极的结果……即便是喻文州,把绑带解开的时候也是面色不佳,一贯的笑容都快挂不住,更别提自己。

只不过似乎是真的拜了那次蹦极许愿的福,郑轩觉得自己当时许下的愿望如今已经实现了——能够得到更多的人的认可。

“文州,”休息室的门被蓝雨乐队的经纪人敲响,“车在外面等着了,是时候回宿舍了。”

“好。”喻文州起身,稍稍提高了音量。

“这样的话,到宿舍大概也是一点半了。”宋晓说。

“小卢你可得早睡啊,”黄少天脱衣服脱到一半,特地腾了只手出来揉了揉卢瀚文满是发胶和定型水的头发,“可别再顾着刷微博了,你还小呢,能和我们这些熬夜惯了的人比吗?好好休息啊!”

“刷微博刷得最猛的好像就是黄少你自己吧!”卢瀚文反驳。

“还狡辩!昨晚练习完不休息躲在被窝里刷手机的到底是谁啊!”黄少天瞪眼,原本还算温柔的抚头一下就并掌,毫不留情的给了卢瀚文脑袋一个手刀。


蓝雨乐队全国巡回演唱会的进程到底还是走到了最后,在蓝雨全员三次安可返台后终于将这浩大工程的句点给画上。

巡回演唱会途径14个城市,早中晚场几乎场场爆满,以至于经纪公司不得不每一场都补充上1000张左右的站票都未能完全解决歌迷粉丝人数过多的问题。

而这支乐队的名字早已跨出国内,在亚洲各国都有不小的知名度与固定的粉丝群,未来几年还有向欧美进军的意向。

每位成员的单人应援论坛网站更是多得泛滥,粉丝自发送出的应援礼物也是一次比一次丰富又豪华,直叫蓝雨的成员们不敢收下。

蓝雨,这支才出道三年,就已经是最受欢迎的乐队,已是不知几次霸占各大排行榜首位,又是不知几次问鼎各类奖项。

“蓝雨为王。”

——这是本次巡回演唱会的口号,与其说是为了演唱会而助兴,更像是为了庆祝他们一举拿下亚洲最佳组合奖。


蓝雨的宿舍门口还堆着没摆放好的鞋子,杂七杂八把玄关的路都给堵了。但是在这群几乎是要跑遍全国各地的年轻乐手看来,却是格外有家的归属感。

宿舍不大不小,容纳六个人还算是绰绰有余。这会儿大家都一返往常让队长喻文州先洗澡的习惯,统一意见让年纪最小的卢瀚文先去洗澡。盥洗室里亮了盏看起来很暖和的鹅黄灯,透过磨砂盥洗室的门透露出来。

六个人洗完澡,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至少不能让卢瀚文跟他们这些成年人一样辛苦。

黄少天拖着拖鞋揉着眼,睡意阵阵袭上,他拉开了冰箱门,被冰箱里自动亮起的感应灯晃了眼,赶忙眨了眨,然后才去看冰箱里的东西:“……这都没东西吃了啊,对了你们吃不吃东西啊?饿不饿啊?”

“饿……”郑轩瘫倒在沙发上。演唱会一结束,除了在休息室休息了会儿,他们就直奔宿舍了,根本没时间吃东西。

“有谁有私藏零食的吗?这个时候就不要顾忌你我他了,填饱肚子要紧啊同志们!赶紧交出来!”

但这次真的没人回房间拿食物了,巡回演唱会开启的前一天他们六个人把囤得所有零食都给风卷残云地干掉了,完全没想到这会儿居然沦落到没东西吃得地步。

“那怎么办?”黄少天苦着脸,他唱歌,他发力,他最饿,“现在出去买?现在这附近也没什么店开着吧……?叫外卖?呃,或者叫……”

“人家大概已经休息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是想说他们的经纪人,但这个时间点,于情于理都不太适合去打扰人家。

“小卢你快点——”宋晓向盥洗室喊了一声。

“我已经尽量在快了——!”卢瀚文的声音听起来模糊不清,不知道是因为隔了层门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好像在边刷牙边冲澡。

喻文州疲惫地伸手轻捏两眼间的睛明穴,阖着眼也不知是在闭目养神还是思考事情。

气氛很快又沉默下来,尽管巡回演唱会的顺利结束让人倍感兴奋,但是这之后袭来的浓重的疲倦感才更让人支撑不住。黄少天觉得自己身上每一个骨头都好像被郑轩拿去当鼓棒叮呤当啷敲过一遍后再重新组装起来的一样,酸痛到不行。还有他的喉咙,刚才在保姆车上灌了太多清音茶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嗓子有点疼痛。

“叩叩——”蓝雨宿舍的门被敲响了。

这个时间,真是不知道有谁会找上门来。离门最近的徐景熙嘀咕了一声,起身去开门。

“这是之前寄到你们这儿的快递,你们不在我就帮你们代收了,没想到你们这么晚才回来……辛苦了。”是宿舍楼底下的保全,脚边搁着一个不算太小的纸箱。

徐景熙心里纳闷哪儿来的快递,却还是打心眼里对保全觉得感谢:“这么晚了,辛苦了。”说着他目送保全下楼离开,屈膝蹲下身抱起那个纸箱——有点重,徐景熙想着,用脚带上门。

“什么东西?——”黄少天拖长了音的问话从客厅传来。

“快递——!不知道谁寄来的,我看看,”徐景熙稍稍侧头,去看被翻到另一面的快递单,“没写名字啊。地址是……H市?这个应该是寄给你的吧?”

说着黄少天已经迎了上来,帮他把纸箱一起搬进屋内。黄少天显然也不知道自己会有个快递的事情,满怀好奇地去看了看快递单上的寄件人地址。

——H市上林苑。


这个圈子里,最被人称之为是无可超越的存在。

叶修初出茅庐时是以演员歌手双栖艺人的发展路线出道的。直到后来才发现,叶修这个人,不仅仅是个难能可贵的完美双栖艺人,更是在主持、走秀等多方面体现那几乎强到非人一般的实力。

出道第一年就力压众人一举夺得最佳新人的奖项,并从出道第三年开始被封影帝,而这一封王,就是三年。

没再继续蝉联的原因是第四年他息影转去了歌唱界,又捧回个歌王的称号。

而蓝雨乐队,这支新生代乐队,非常有幸,他们与叶修都相识。

蓝雨乐队主唱黄少天和全能天王叶修关系好这是众人皆知的事情,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不仅是粉丝,有时就连蓝雨的成员们乃至媒体娱记有时都喜欢拿这事儿说说笑话。

但是真正知道黄少天和叶修有一腿的人,就少之又少,少到只剩下两人身边亲近的人了。

“……我一直以为你们只是关系好到像对gay,没想到你们……真的只差公开出柜了。”听到黄少天对他们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郑轩格外无语,沉默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热恋的开端总是甜蜜的,黄少天巴不得把所有乐队的事儿推到明年明年再明年去,一心只想栽在叶修身上。他甚至真的动过向公司申请半年休假的念头,直到被叶修狠狠训了一顿才发现自己真的好像有点走火入魔。

虽说是知道黄少天和叶修的真实关系,但是对于叶修,蓝雨的成员们其实了解得也不是很多。除了网络上公布了的那些信息,叶修这个人,自身的性格,他们真是一概不知。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愿去了解……而是他们真的没什么能遇到叶修的机会。他们乐队的主唱总是喜欢自己跑过去,而不是让人家过来。

叶修所在的兴欣娱乐传媒公司就在H市,徐景熙也是凭这个来猜快递是寄给黄少天的。黄少天就不一样了,一看到上林苑——他不知道在这个地方和叶修同居过多少个日子——他就知道这是叶修寄来的了。

“拆拆拆——!”黄少天充分诠释了所谓暴力拆快递的真正含义,被玻璃胶粘得严严实实的纸板接缝处愣是被他徒手给划开。

“谁寄得?寄得什么?”坐在黄少天身后的宋晓没法看清箱子里的东西,开口问道。

纸箱里满满当当的全是食品。黄少天一眼扫过去,光是摆在最上面的几样食品就是他最爱吃的东西。他伸手稍微一拨弄,就能看见下面塞得一点缝隙都不剩的数量看起来相当可观的零食。

“我操老叶这个真是——太雪中送炭了啊!!!”刚担忧过自己饮食问题的黄少天此刻觉得自己真是得到了救赎,“哎哎哎老叶给我们寄了吃的!队长你们都快点过来!”

他应该只是寄个你吃的,而不是寄给我们吃的吧?

间接受到了秀恩爱攻击的郑轩在心里长叹一口气,心说有个对象就是好啊,这个快递来的时机也真的是太巧了,叶修根本就是料到了这个吧?

满满一箱的零食三五下就被众人瓜分了个干净,最后还是队长喻文州想到帮盥洗室里还在奋战的卢瀚文留了点。拆包装的声音不绝于耳。叶修买的都是些高热量又当饱的食物,即使是睡前吃也不用担心对身体会有任何影响。

众人脸上也是明显一副复活的表情,除了吃就没有多余的动作了。叶修还很贴心地在箱子里一并寄来了几罐石榴汁,不是特别甜的那种,但是此刻却异常润喉。

黄少天以“叶修是我对象”和“主唱出力大”的理由比别人多掠走两包零食。从盥洗室出来后才发现自己只有三包零食的卢瀚文心里默默想,黄少好像是越来越有点无耻了,总觉得不能再放任他和叶修前辈多待在一起了。


凌晨三点一刻。

好不容易才躺上床的黄少天瞪着眼望着天花板无声地叹了口气。

躺上床的时候,才会觉得那些洗澡时被水冲去的疲倦重新回到身上。柔软的床铺以及温暖的被窝实在是非常催眠,但此刻黄少天毫无睡意。

同宿舍的卢瀚文已经不知道睡到那个地步去了,现在正趴在床上喃喃着说梦话,还不时流露出充满稚气的极轻的鼾声。

叶修寄来的快递可不只是一点零食那么简单,箱子最底端有个透明的文件袋,里面别的没装,就装了一样东西——

飞H市的机票,时间是明早上午八点。

上一次见叶修也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大概是半年前那次,他们偶然在同一个摄影棚遇见。彼时黄少天正是要去拍摄单人的广告代言CF,恰巧遇见了拍摄杂志封面的叶修。碍于棚内还有不少工作人员,两人没敢太过张扬,只是几句招呼就擦肩而过。

这之后黄少天能见到叶修的机会就只有书报亭的报纸杂志以及网络中的新闻报道。这群娱记简直比自己还要亲近叶修,叶修长了几斤掉几根头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实在让他这个正牌恋人嫉妒得要命,还偏偏不能亲眼见见对方。

他对叶修的思念都快爆炸了,每天每天在QQ上疯狂地向叶修苦诉工作的繁忙以及不人性。他还以为叶修对此无动于衷呢,转眼就送了张机票过来,这不是邀请这是什么?

就是怕有点早啊……黄少天翻了个身。他可没法保证累了那么久的自己一觉醒过来会是几点,没准就是后天了。

还是设个闹钟什么的保险点吧……黄少天伸手,摸着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设闹钟。


“早呀!你睡醒了吗叶修?”

叶修一开门就是黄少天的一张笑脸,尽管这笑脸被墨镜和围巾遮去了大半,却依然不能阻挡其灿烂程度。

“……醒了。”叶修叹口气,微微向前倾了倾身子,给恋人一个拥抱。

他昨晚也折腾到很晚才睡,之前那段时间他实在是太忙了,黄少天的消息他一点都没关注过。于是他花了一个晚上把恋人这半年内的所有消息一点一点给全部补起来,免得回头黄少天在他耳边嚷嚷。

其实他大可以说还没睡醒,他知道那样黄少天也绝对会催他再去睡会儿。可是当他肯见黄少天那个笑脸的时候就觉得,把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共处时间拿去补觉实在是太愚蠢了,他相信他那善于言辞的恋人可以把他的睡意全部驱逐。

“演唱会结束后我就没什么工作了,这次可以待在这儿挺长一段时间。你有看我的演唱会吗?昨晚娱乐频道应该有直播。”黄少天拉着行李箱的拉杆走入房内。

“我有看。”叶修点点头,这是事实,只不过他是在网络上看的。

“那你呢?你接下来还有什么工作吗?”

“应该也没了吧,我让老板娘把我的通告全部调到了上个星期,全部赶掉了。”

“辛苦了。”黄少天凑上来,看着叶修的眼睛笑了笑,给了叶修一个轻柔的吻。

这是个浅尝即止的吻,就像是礼节性的问候一般。但这样的吻出现在这个时刻却恰到好处。它引不起情欲,却能引起一把思念的大火,把两人之间所剩的最后那一点点陌生与隔阂燃烧殆尽。

“那我们可以在一起待很久,我不想出门了。”黄少天说。

“一想到要和一个话唠待在一起近十天——”叶修似乎预料到了自己的悲惨未来,夸张的叹了口气,“我就觉得我活不到明年了。”

“我靠靠靠靠老叶我刚回来你就这样嫌弃我,脸呢?!”

“就说很烦,你小声点,别让左邻右舍给听见了,回头一个一锅端,”叶修做了个开枪的动作,“我就别想再在这里过安静日子了。”

黄少天也是深知被粉丝知道自己的住所会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他点点头,悄悄看了看四周,没敢再继续嚷嚷下去。

“我记得你是昨晚十一点多才结束的演唱会,你有好好休息吗?”对黄少天这么认真听话的模样,叶修想笑又没笑出来,赶紧扯了个话题出来。

“噢噢噢说到这个——!”黄少天一激动,音量又高了起来,被叶修瞪了一眼才控制住了自己,“老叶!你寄得那箱零食真是太及时了!!!哥几个昨晚全靠你那箱零食活过来了!你怎么那么会算!”

“哥好说也是拿过影帝被封歌王的传奇人物,这点都料不到怎么行?”

虽是这么说,但只有叶修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蓝雨巡回演唱会开启的前一天,他就收到黄少天发来的微信,大致就是说他们要把宿舍里所有的零食全部吃光,破釜沉舟地去全国巡回。那个时候他大致就能猜到,即便蓝雨里有个一直计划周到的喻文州,也会因为疲倦给忘了宿舍早没食物的情况。


正是午后,使人昏昏欲睡的睡眠因子开始作祟。客厅内的电视停留在娱乐频道的综艺访谈,俨然化为了背景音一样的存在。

最近几天的安稳日子让黄少天和叶修两个人实在过得有点松散。原先因为工作而被掩藏起来的困倦与懒惰在经过几天的休息后终于爆发开来。再配上所谓恋人之间总是不嫌多的浓情蜜意,更是把何谓工作何谓身为公众人物的自持给抛在了一边。

“老叶。”叶修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而黄少天躺在叶修双膝上,仰面对着天花板刷微博。

“干什么?”叶修接话。

“你最近有没有刷微博?”

“没有。”叶修这是实话,他实在是没空,就算有那么一点宝贵的空闲时间,他也是争分夺秒睡觉,偶尔背着老板娘抽支烟。他的微博向来是交给公关部门来打理得。

“最近有一个话题挺火的……”可是能是因为困倦,黄少天的声音有一点低哑,“我们助理也在刷。”

叶修趣味平平:“什么?”

“‘在今年的最后喊出最喜欢的艺人的名字’,是说,好长……”黄少天皱着眉棒读。

“你们助理是女的吧?你怎么也和个女孩子一样关注这些?”叶修揶揄他。

“靠!”黄少天忿忿地甩过去两个中指,“我哪里像个女孩子了!老叶你需不需要我给你证明一下?!”

“不需要,”叶修也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话,“那你想喊什么?”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你的名字。”

叶修挑眉:“蓝雨呢?母队不要了吗?”

黄少天一咕噜爬起:“这能一样吗?完全不同吧!回头等到31号,我要在23点59分59秒的时候趴在你家窗台上大喊你的名字!”

“1秒内你喊不完的吧?”

“那可不一定!我肯定能卡在最后一秒喊完!”

“行吧,那我就稍微期待你一下吧。”

叶修的话明显没有什么诚意,敷衍至极。不过黄少天还是非常兴奋,脑袋在叶修肩窝处蹭了蹭。

“你是狗吗?”叶修失笑,抬手配合自己的话,像是顺毛一般顺着黄少天的身线轻抚。

“对,我是狗,”黄少天点点头,抬眸,明亮的双眼里窜过狡黠的光,“叶修,你可得把我拴牢了。没被拴住的狗……可是会咬人的。”


“什么?!”

客厅里传来相当大的一声声响,然后是黄少天气急败坏的声音。

“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吗?怎么突然又有了?!”

黄少天急匆匆地踩着拖鞋快步走进房间,迎着叶修满是疑惑的眼神也来不及解释,径直走到自己的笔记本前开了电脑又是对着手机一阵狂吼:

“队长?……你没有和上面的人说过吗?这是临时加进来的?

“……哪个台的?不是去年那个让我们玩蹦极的那个吧?

“我现在在H市啊!难道要我现在赶过来吗?!”

黄少天单手噼里啪啦打了一串密码进去,桌面刚出现就点开浏览器。电脑刚开机反应还有点慢,浏览器的页面迟迟加载不出来,黄少天急得不断按F5刷新页面。

“少天……?”叶修唤了他一声。

“你等一下叶修,”黄少天用手轻轻捂住手机的微音器,压低了声音回复了叶修,又扭过头去登陆自己的邮箱,“我在找——找到了!队长你等一下让我看一下……”

滚轮滚得飞快,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像照片一样,一两秒就定格在黄少天的眼里。

“我操——怎么这么倒霉啊我好不容易——!算了……靠靠靠,队长我下午直接飞那边,你们就在机场那边等我吧……嗯?我现在去订票,订完马上通知你们。”

黄少天挂断电话,伸手揉了把脸又忿忿地咂嘴,狠狠咬着牙将那封邮件给删除了。

“怎么了?”叶修隐约也猜到了什么。

“老叶,”黄少天转过身去抱住叶修,深深吸了几口叶修身上不轻不淡的烟草味,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上面让我们去S市那边参加S台的跨年演唱会——我本来还想今年和你一起跨年的!”

果然……。叶修阖眸,伸手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背:“下午就走了?”

“差不多吧,越早越好。”黄少天一脸生无可恋,举起手机就去网上订机票。

“参加跨年演唱会这种事儿应该提前通知的吧?”叶修皱眉,“练习加上彩排,距离12月31日也就六七天的时间了,有点紧。”

“所以才要走得越早越好。”

黄少天的回应听起来很痛苦,若是平常叶修一定会不留余力地嘲笑几句,只是这次他也没什么话可说了,没有人会比他和黄少天更郁闷了。

黄少天想和他一起跨年,他又何尝不想?一直以来这段感情里的主动方都是黄少天,但这并不代表叶修就是个被动主义的被爱者。半年未见,他对黄少天的思念未必就比黄少天要少、要平淡。

“老叶,”黄少天像是渴求安慰的孩童,一个转身紧紧拥住叶修,“我不想走。”

黄少天身上有很淡的洗衣液的味道,他自身的体温和衣物上的味道被叶修一起拢在怀里的时候,竟有种意外的舍不得:“工作为重。”

“我说过要陪你一起跨年的,我还要喊你的名字。”黄少天的声音显得闷闷不乐。

“你回头到台上,要是不怕丢脸的话也可以喊得。”两人的对话逐渐在向悲伤的路线行进,叶修赶紧开了个小玩笑想挽救一下气氛。

“在心里喊算吗?如果真的喊出来的话,可能蓝雨就再也没有粉丝了。”

黄少天的手机屏亮起,那是一条通知,机票成功预订的通知。叶修望了会儿那条通知,柔了声安慰他:“没粉丝的话就投靠到兴欣来吧,换个身份重新出道。”


彩排任务非常紧凑,走台,队形,适应性等等一系列的练习让蓝雨的每一位成员几乎没有能够喘息的时间,吃饭睡觉几乎都是在练习室度过的。毛毯一盖上,把训练时的灯光调暗,向队友打声招呼就能立刻入睡。这样繁忙的练习,黄少天连想偷偷给叶修微信发条语音的机会都没有。好在这样的突发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样高强度的练习蓝雨的成员们倒也适应了下来。


六七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尤其是在这一群练习到几乎没有时间观念的人看来。除了最后一天的放假休息,其余都像是走马观花一样,从眼底淌过就没有了。

S台这次下了血本,请来的明星艺人个个都是重量级的。甚至还搭起了一个现场连接的沟通系统——说是可以直接连线到国外的明星艺人们。

说是这么说,S台最看重的,还是他们费了好大一番精力才从其他台抢来的热手乐队——蓝雨乐队。给他们的登台时间是最有收视率的黄金时间段,准备的灯光和特效也是其他艺人所无法比拟的。

此时距离跨年演唱会的开始也不过还剩一个半小时。黄少天坐在待机室里发呆。

他穿了身黑色仿军装短外套,在右胸处满满的都是银亮的各式徽章胸章。被垫肩支撑而显得格外挺拔的两肩挂着长至腰部的黑灰色流苏,内搭了件领口略低的白色针织衫。黑色的紧身皮裤经过反光勾勒出来的腿部线条暧昧得难以描述。

蓝雨乐队在各方面都是业内的标榜,无论是唱功、容貌、团队气氛还是穿衣潮流。

黄少天明亮的双眼这次被化妆师描上了细细一圈眼线,还有个细小的上挑,收在眼角。右太阳穴微下的位置还有个小小的蓝雨标志,那是一次性纹身贴。妆面完成的时候连化妆师都禁不住被惊艳,更别提回头站到舞台上魅力全开的情况下粉丝该有多么着迷了。

如果可以,他当然希望此时此刻能够陪在叶修身边一起跨年。就像之前他和叶修提到的那样,这一年,直到最后一秒,他都想和叶修在一起。

想在最后一秒,高呼叶修的名字,告诉全世界自己有多爱他。

结果不仅没在一起跨年,居然还得分隔异地跨年。

“少天?”刚去和助理最后确认出场顺序的喻文州一打开待机室的门就看到黄少天毫无干劲的表情。

黄少天想伸手揉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手指触到面孔的一刻才想起自己脸上好不容易化好的妆,又放下手作罢:“队长?……队长你说演唱会一结束我就往H市那里赶来得及吗?”

“坐动车的话S市到H市只要一个多小时……不过就算动车再快你们也是没法一起跨年的,演唱会一结束就已经是2015了。”喻文州说。

他居然都给忘了,跨年演唱会怎么可能放任他在跨年前走。

“少天,”眼见黄少天似乎还没能打起干劲来,一向尽心尽责的蓝雨好队长喻文州吁口气,在黄少天身边坐下,“蓝雨的未来还很长,你和叶修前辈的未来也很长,总有机会的。”

“但我这次……”他的话顿了顿,“我和老叶那家伙可是有个约定啊……”

“大局为重。”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黄少天不是个很容易被私事打乱工作的人,但是此时此刻,黄少天好像真的没法将状态完完全全地调整过来。

黄少天的双手不时交叉在一起,又或是摊开,用一只手的拇指在另一只手的掌心胡乱的画圈。他的思绪现在非常混乱,他正在尽全力用最短的时间把它们整理好。

良久,他才在一片朦朦胧胧的舞台吵杂声中给了自己的回应:

“……我知道。”


“I want a you in my life

像是我生命中的氧气的你

I want a you in my life

想要每天和你在一起

在你疲倦的时候,像是维他命给你元气

在你心痛的时候,成为妈妈的怀抱

You in my life

永远永远只爱着你 forever……”

黄少天的声音有一点沙,但这恰好和他一贯明朗的音色融合在一起。

蓝雨这次是两首曲子串成组曲连唱,主唱黄少天和合音的喻文州明明是两种不同的音色,此刻却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都说蓝雨随便两个人抽出来放在一起合音都是不同的感觉,这点在被称为蓝雨绝响的黄少天喻文州身上尤其明显。

卢瀚文的手指飞快在吉他的琴弦上移动,兴奋处还会开口跟着一起和声。

蓝色的灯光打在舞台上,背后的LED屏不断有画面闪过,蓝雨拼音字样的灯箱闪着明亮的白光。这个舞台,一刹那就像是为了蓝雨而量身定做的。

舞台气氛在暴走,粉丝的欢呼声愈来愈响,而黄少天自身的荷尔蒙在爆炸。准确来说,蓝雨每一位成员的荷尔蒙都在爆炸,掠夺人们的所有注意力。

很快,现场就变成了粉丝与蓝雨的合唱。占据演唱会前方的一大片蓝海让人不容忽视。快节奏的POP把全场的气氛调动到了最高点。


距离新一年的到来,只剩下最后三十分钟了。而目前为止所有艺人的演出都已结束,演唱会的工作人员将全体艺人都给邀请上台。

身着Dior小礼服的女主持巧笑倩兮:“接下来的三十分钟——是我们特别预留的三十分钟。在场每一位都拥有可以免费视频连线的机会,我们会将视频画面投放在身后的大屏幕上。在这一年的最后时刻,有什么话想对特别的人分享的,我们在这里满足大家的愿望——”

这个安排纯粹是个惊喜安排,没有任何一位艺人知道这个事儿。此刻每个人脸上都显得十分讶异,也有沉思中的,显然已经在考虑要给谁拨打电话了。

不过在场这么多艺人,却要在半小时内全部结束通话,显然有一点紧凑。并且,一定有一个人幸运地可以成为那最后一个人,和电话另一头的人一同跨年。只是这么宝贵的机会,不知道会给谁了。

新秀们总是不被重视的,大概会被安排在比较前面。更多的人猜测是重金请来的蓝雨乐队会成为最后一个,但六人的人数又让人心生疑虑。

谁都想成为那幸运的最后一人,想和自己亲爱的人一同跨年。

由于上台演出的缘故,在场人员并未将手机一并带上台。于是导播开始一个一个送手机,那么多台手机,也不知道导播是如何做到不搞混顺序的。

今年最佳新人奖的得主已经开始拨打电话了。LED屏幕上出现了连线中的字样,不一会儿屏幕上就出现了画面。

说是能给对自己而言特别的人打电话,说白了无非就是家人之类。只有那些早已对娱记公布了自己的交往对象或是早已成家立业的人才可以光明正大的给自己深爱的恋人进行视频连线。不想被绯闻缠身,或是不想被娱记胡说八道的人,都是选择给家人恩师打电话。

黄少天的手指摩挲着手机光滑的屏幕,看着屏幕上显现出来的画面。

给叶修……打吧?

黄少天犹豫着,打着好朋友的幌子似乎的确是可以给叶修打电话的,但是一路看过来,除了那些早已对外公布名花有主的,其余都打给了自己的家人。他打给叶修,这算什么?

而且……不是最后一秒的话就没有意义啊。

蓝雨乐队的六个人成为最后打电话的几率很大,但是谁会是最幸运的那个可以在最后一秒和自己爱的人一起跨年的成员?黄少天几乎想都没想,心里就蹦出了答案——喻文州。

蓝雨的队长,于情于理,这都是蓝雨全员毫无怨言心甘情愿的一个答案。

黄少天望了眼喻文州,对方安安静静地站在舞台的角落,带着一贯的笑意看着屏幕。

如果自己没有和叶修在一起的话……大概也会愿意把这机会让给队长的吧?


全场所有艺人一个一个电话打下来,到最后,就只剩下了蓝雨乐队。

“从谁先开始?”主持人问,“或者说,你们决定把最后一个的机会给谁呢?”

“最后一个的机会?”宋晓愣了愣,重复了一遍主持人的话。

“是啊。最后一个现场连线的人可以和对方一起跨年,这个机会,每年可只有一次啊?”主持人笑答,“考虑好给谁了吗?不过我想其实这个问题也没什么悬念吧?蓝雨的成员们应该都会让队……”

“那就黄少吧!”主持人的话被蓝雨全员异口同声地打断。

“啊——?为什么?”

“对特殊人群的特殊关照。”喻文州笑了笑,轻眨右眼,不知道迷倒多少女粉丝。

蓝雨其他几位成员也点点头,一副很赞同喻文州的模样。

距离2015年的到来还有最后45秒钟,主持人将黄少天的手机递给他,示意他拨通那个他最想与之跨年的对象的电话。

大屏幕上开始出现“连线中”的画面,粉丝们屏气凝神,紧紧盯住屏幕。

大家都想知道,喻文州所说的“特殊”究竟是什么意思。


——“喂?”

台下一阵喧哗,尖叫声此起彼伏,不为别的,正为屏幕上出现的人——叶修。大家都没想到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叶修,并且更加可贵的是,叶修似乎在自己的家中。这个几乎从未被娱记拍到私人生活画面的天王级别人物,竟然在此时此刻的不经意间就让大家看到了他的私人住宅。

“喂?”黄少天的声音有点抖,他举起手机,好让前置摄像头把自己全部装进去,“老叶,你没睡?”

“没睡,你那边好吵,”叶修皱眉,“你不是在跨年演唱会吗?”

“对啊!跨年演唱会。”黄少天转了个身,好让叶修看到身后挥舞着各色荧光棒的观众。

“噢,现场连线?”叶修好说也是个参加过各大live的人,没几秒钟就猜到了。

“是啊是啊——哎对了现在几点了?还有多久跨年?”黄少天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一般,急急忙忙地拍了拍身边的郑轩问时间,也没想起来自己看看手机。

“还有20秒。”郑轩看了眼演唱会舞台边上的倒计时器。

“20秒——”黄少天点点头,“老叶,你还记得之前我在你家的时候我们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你说得太多了。”

“去你的!就那个,最近很火的那个话题!”

“噢,那个,记得。”

两人这么云里雾里的说着只有彼此才懂得话题,让底下一干粉丝实在闹心。

“我本来还以为兑现不了那个承诺了……不过,可能是因为我人品太好吧哈哈哈机会又来了!”黄少天一边心里跟着倒计时器默数一边道。

“底下人很多吧,”叶修扫了眼黄少天身后的人群,“你还有要说的吗,挑正事儿说。不说我挂了啊?”

“正事儿?这就是正事儿!哎你别挂呀!再一下下再一下下——!”黄少天急了,眼睛紧紧盯着那倒计时器,心说怎么还没到点。

“你也是够大牌,放着那么多粉丝不管来这儿和我唠嗑……”

“嘘嘘嘘别说话!!!”黄少天提高了音量打断了叶修的话,“马上,马上——!5……!”

“4!”

台下的粉丝开始和黄少天一起倒数,舞台上的灯光开始逐渐暗淡、关闭。

“3!”

“2!”

“——1!”

“叶修!!!新年快乐!!!”


整点燃放的烟花自舞台边缘噼里啪啦的飞升到半空中,炸裂开灿金色的火花。亮红色的聚光灯从舞台左边一盏一盏,像是被点燃的炮竹一样亮到了最右边。

互相祝福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汹涌的潮海一般,迅速蔓延在整个演唱会的现场,全国的人们都在欢呼2015的到来。

屏幕上的叶修愣了愣,他似乎坐在窗边,而窗外猛然就响起了烟花升空的声音,各色的火光映在叶修错愕的脸上,恍惚间好像和黄少天这边的景象重叠。过了好久他才反应过来,低下头像是笑了笑。

“你很无聊啊,你是女孩子吗?”

“我靠!”黄少天气得恨不得给叶修比两个中指,“什么女孩子!我只是跟随大众,一起follow一下那个话题好吗?!”

“行吧,目的达到了,那我挂了?”

“老叶你就不能……!”黄少天气急败坏地开口,又硬生生转了话题,“算了……你挂吧挂吧。”

“失望什么呢,”叶修话语里都带着笑意,“改天也给你个惊喜。”


叶修倒是一点都没食言,1月2日的0时0分,他终于用他的微博把这个惊喜给揭晓出来了——


@叶修:瞒两年了,不瞒了。和 @蓝雨-黄少天 这个人扯证这件事儿已经提上我的日程了,就别再问我说得惊喜是什么了。


蓝雨乐队主唱黄少天和全能天王叶修宣布出柜了。

两个人的出柜微博发布还未到一个小时就已被点赞数万。在热门微博排行上节节升高,力压各类新闻报道类的微博。

像是给这两人应援一般,叶修的东家——兴欣娱乐传媒经纪公司和蓝雨乐队全员都发出了祝福微博。不仅给这两人的既定恋情盖章,还有意无意地把群众舆论引导向正面的一方。

“哈哈哈哈哈就知道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打得话题标签全部都是‘黄叶’!”正式同居后的黄少天躺在叶修的床上,抱着平板电脑刷微博刷得好不痛快。

“闭嘴,你很吵。”叶修也纳闷,居然连自己的微博评论下也全部都是满满的黄叶。明明是自己先发的微博吧?按照常理来说不该都是觉得自己在上位吗?!

“承认吧老叶,”黄少天锁上平板,一个翻身压在叶修身上,清亮的眸光逐渐变得暗沉,“这个世界上,能陪你到时间尽头最后一秒的,只有我了。”

叶修被他锐利却又暗蕴风云的眸光惊艳到一秒放弃挣扎,他伸手,极其主动地揽住黄少天的颈项:“这么文艺范不适合你啊,少天。”

“是啊,”黄少天俯身,附在叶修左耳旁轻轻吐息,摩挲着他的耳廓哑声道,“我还是乖乖做一只……会咬人的狗吧。”


-THE END-

——————————

感谢阅读,这里是执岛 Kera.sv。

2015,大家新年快乐www!!!未来的一年,也请大家多多关照!!!

没法掐准23:59:59来发文,我就尽量恰在23:59啦XXD 希望能够刚好卡准!大概又破万字了,所以可能错字还挺多的,如果有GN看到错字请务必指出啊,我一定会改掉的!

虽然就目前的娱圈来看,国内出柜真的是非常难的事情啦,但是我觉得这两个人一定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啊!雪藏?封杀?那种东西是什么?没听说过。街上喊一声黄少天和叶修的名字还怕没人跟过来?【你等下

喻队所说的“特殊人群”和“特殊关照”当然是指【脱团狗】和【当众秀恩爱】啦。至于为什么跨年演唱会是S台是因为我自己是S市人我的私心www

那个话题其实是去年年初的话题了,从日推那儿传过来的,是#今年最後に大好きな声優叫べ#,因为我自己是个声优厨w稍微改了一下XXXD!

中途蓝雨唱得那首歌是C.N.Blue的Love Revolution,原曲是韩文版啦,这里用的是中文歌词。我个人不算是个韩粉吧,就挺喜欢少时和西恩的。我觉得西恩和蓝雨真的有点像啊强推西恩每一首歌!!!我稍稍代入了一下就觉得苏得不行啊!!!

还有关于新年愿望那个活动,今年我要当个满足你们愿望的人!就不许愿了!

最后,再说一遍,新年快乐!!!喜欢大家!!!!!

评论(28)
热度(538)

© 孤岛回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