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回屿

称呼是执岛*・✿ ✿*・ヾ(Ő‿Ő✿)
我可是职业失踪人口,你以为呢?
你要是想勾搭我,那就给你勾搭吧!

- 黄叶 - 喜欢这事儿还需要理由吗

CP:黄少天 ×  叶修

[ HE ][ 大学设定 ][ 老叶倒追的设定 ]

500粉点文, @猫盖饭c 的点文

荣耀没有职业联盟,大孙和乐乐都还在百花公会

和你们说我纠结了很久文题是什么,纠结了整整一天呢

打嘴炮有,些微黄段子也有【主要是魏老大太猥琐

如果以上内容皆可接受的话请继续向下看正文。




-


叶修喜欢比他小一届的学弟,黄少天。


这个秘密基本处于透明默认化的状态,叶修不会主动承认,但如果被提及却也不会否认。和他同届的X大学生基本都知道这件事儿,有事没事就喜欢拿这点来开叶修的玩笑。

“呵,尽情嘲笑吧,等哥真的追到了黄少天,就轮到我嘲笑你们了。”

叶修潇洒地从魏琛的方便面里捞走了最后一小片叉烧。

“我操!老夫的叉烧!叶修你不得好死!”


五月,空气开始氤氲着些微的燥热气息,茉莉花的花香浮动在空气中。女孩子们早早地就已经换上了层层叠叠的短纱裙,套上了过膝袜露出了漂亮的绝对领域。

魏琛每节课下课都要去走廊上溜达一圈,就为了和几个弟兄们一起对着被上升气流微微吹起裙子的姑娘们吹几声响亮又猥琐的口哨,或是对着姑娘们的安全裤评头论足一番。

叶修也会跟着魏琛一起跑到走廊上去看操场上来来往往的人群。

“不会吧老叶?身边都有苏妹子这么漂亮的姑娘了,还想着别的美女啊?”

“别把我的审美水平和你的低俗眼光混为一谈,”叶修瞥他一眼,“我看帅哥。”

“你是弯的!”魏琛又吹了声口哨,显然这个消息让他觉得比较带劲,“谁?哪个帅哥?老夫帮你鉴定鉴定,要是没老夫帅老叶你就和老夫处吧。”

“处个屁,”叶修嫌弃他,转过头抬了抬下颚,“那边那个,看到没?”

“那边?那个?哪边?哪个?”魏琛张望,叶修好心的再次抬了抬下颚,给他指明方向,“是不是白色外套的那个啊?”

“他旁边那个。”

“旁边那个?哦,穿蓝白渐变的衬衫的那个啊?哎哟好眼熟啊,你让老夫好好看看……”魏琛说着,身子就往前探了探,微微眯起了眼,仔细地盯着那个身影。

叶修也默默望着那个身影。

“哎哟我去啊!这小子我认识啊!老叶,你别告诉我你对人家小年轻有意思?”

“认识就赶紧告诉我是谁。”

“搞什么?”魏琛惊讶地望过去,“他你都不认识?不是,你喜欢人家你还不认识人家?”

“我看你天天对人小姑娘抛媚眼吹口哨的,也不知道人名字嘛。”

蓝白渐变和白外套走到了叶修的视线死角处,叶修使劲向前探了探身子,确定实在是没有办法看到他俩后才放弃般地转过身来。

“黄少天!全级第一考进咱们学校的!演讲社的副社长!”

“演讲社的副社长不是你吗?”

“你懂个屁。”魏琛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眼里是一片澄澈的湛蓝天际,“时间总是会造就更新换代的残忍画面的。”

“听说你一分钟里说的字儿没人家多好像就被退下来了?”

“叶修我操你大爷,”魏琛气得直骂脏话,“你不是不认识黄少天吗?”

“我是不认识啊!”叶修一副很坦然的样子,“但是我知道演讲社的原副社长被退的事情啊。”


-


黄少天知道他的上一届有一个神一样的学长。


所有科目都以第一的成绩过关,当年高考的分数比自己这个全级第一还要高出快十五分。

身边漂亮的学姐学妹不断,他们的级花苏沐橙据说是他的妹妹,校小卖部的陈姐据说以前也收留过他。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似乎也玩荣耀,并且有着全服第一高手的称号,24职业玩转没话说,手上的两张账号卡一叶之秋和君莫笑更是传奇账号。

黄少天就是冲着叶修才考得X大,但是千万别误会,并不是因为什么感情原因,纯粹是心理不平衡。

他曾经有幸和叶修在竞技场打过,五场里自己输了三场半,那一半是因为对方临时有事儿角色挂在那儿让他砍到死,尽管是胜利但是黄少天无法将它视作真正的获胜。

这也就算了,更巧合的是,叶修,不仅仅是他的大学学长,更是他的高中学长。

“上一届有个叫叶修的学生,高考前一个星期没来上课,我们几个任课老师当时都以为是直接放弃了,还在那儿可惜,因为一模二模他的成绩都在全区前三。结果高考查分那天,我们一看,他在保送的名单里,尽管如此高考分数还是比重本分数线高出一截。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啊,他考了本市的重点大学,他完全可以考虑更好的学校。……总之你们这些高三生,做不到叶修那样,至少也得有一半,进不了重本,二本总可以吧?”

话说得太死了,把很多好学生冲刺的信心都给磨掉了。

黄少天例外,他本来是考虑出国深造的,但就因为这段话在高考志愿表上把第一志愿死死定在了X大上。

他甚至连叶修是弯的都不知道!


不过尽管被叶修处处压制,他到X大新生报到的第一天却也是受尽了欢迎。

像是知道他全级第一一般,来为他做新生引导的全是些漂亮学姐,他都被吹捧的有点飘上天,话唠的本性不由暴露得厉害了点。

“你打荣耀?”黄少天刚把行李搬进寝室,就看见寝室里已经有人整理好了东西开了电脑了。

那人穿得简洁又大方,嘴边总归噙着抹清浅的笑意。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移动着,只不过在黄少天眼里看来终归还是有那么点慢。

“新室友?”那人站起身,三两下就关掉了荣耀的客户端,却没把卡拔下来,“你好,我是喻文州。”

“我叫黄少天,哎你刚才是不是在打荣耀啊?我看界面有点像而且你手指的动作是不是刚才在放技能啊?是不是混乱之雨啊?”黄少天一边快步走过来一边就把身上的双肩包随手扔在了地上,在喻文州身边张望屏幕。

“是啊,我玩术士。”喻文州说。

“是吗?我对玩术士的人都挺有好感的!你的账号叫什么?我们加个好友吧?”黄少天说着就要去翻自己的笔记本。

“我的账号叫索克萨尔,是蓝溪阁的。”

“……喻队?!”黄少天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才惊讶的叫出声。叫完以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狠狠一拍额头,“我靠!我怎么就没听出来声音啊!”

索克萨尔是蓝溪阁精英一团的团长,叫喻团不好听,大家就喜欢叫喻队。精英一团的黄少天也不例外。

“……夜雨声烦?”

喻文州像是也被提醒了一般,开始回忆眼前的人是谁。黄少天的聒噪很明显就比较容易让人留下印象,没几秒他就想起来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面基”,两个蓝溪阁精英一团出身的人感动得不能自已。


-


“孙哲平我说你是不是有病?你一个狂剑士和我抢什么光剑?”


神之领域,叶修发现自己的角色和孙哲平的角色同时盯上了混战中被爆出的玩家武器。那是把橙武的光剑,怎么看怎么威风。叶修正准备拾取就发现孙哲平的落花狼藉站在自己面前。

“我愿意。”

“你要什么光剑你回头就不能自己去买吗?非得和我抢?”

“叶修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还不就是打算送给黄少天。”魏琛在旁边插嘴。

孙哲平和魏琛都是叶修的室友,还有张佳乐,晚饭时间过后,四个人集体窝在寝室打荣耀。

“你知道你还和我抢?孙哲平你知不知道打扰别人谈恋爱容易被爆装备啊?”

“老叶你还不是谈恋爱吧?”张佳乐也来补刀,“你是单相思。”

“你说说看你们这群人,”叶修痛心疾首,“老大不小了,居然一个喜欢的人都没有,这也就算了,身为兄弟,居然还不帮我追,我靠,以后再有BOSS我真的不会叫上你们了。”

“老叶你还有脸说!你什么时候叫上过我和大孙!”张佳乐说。

“张佳乐同志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兴欣没蠢到有BOSS却要去通知百花的人。”

“那照你这个说法,”孙哲平转过身来望向叶修的屏幕,“百花的人就更没必要把装备送给兴欣的人了,还是橙武。”

“老魏你先捡了那装备,老孙竞技场见,一局定胜负输了从此你别再和我抢光剑!”叶修手下一阵噼里啪啦,没几秒就从混乱的人堆中逃了出来直奔竞技场。


“叶修你这样有意思吗?”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打扰别人谈恋爱有意思吗?”

狂剑士和散人厮杀在一起,飞舞的血花无穷无尽一般在屏幕上溅开来。孙哲平和叶修的手指在键盘上不停的飞速移动,摩擦得指腹都有些发热。

“黄少天还不知道你喜欢他这件事儿吧?”

叶修嘴上沉默了一秒,手上却又快又狠的补了个圆舞棍上去。

“别说黄少天了,喻文州也不知道。”

通过低一级的苏沐橙,叶修已经基本把这个新生中的风云人物身边的大小关系给排摸了个清楚。

“喻文州可不一定,”魏琛搬着凳子坐在他俩中间张望,“这小子我和他在荣耀上接触过。手可残,但心也可脏,老叶你可悠着点,我觉得你很有可能会被那个喻文州给发现了。”

“叶修你还有几年毕业?你是打算留校吗?而且你知道同性恋这种事儿会遭到多少歧视吗?”

“你是不是在告诉我你歧视我。”

“我没有,我不在意这种事儿,我的意思是,你可以不顾别人的看法,但是,你不能不顾别人对黄少天的看法。

“他正在风头上。高考全级第一,演讲社的副社长,大小礼会的主持人,是全校人追捧的对象,但同时,如果他被揭露有负面影响,我觉得你应该知道会是什么待遇。

“所以,你所谓的‘谈恋爱’有意思吗?”

“孙哲平你真的很烦。”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大爆手速,一套连击打得直把落花狼藉逼到了无处可退的位置,最后用了一个三段斩带走了落花狼藉最后的一点生命。

叶修的语气淡淡的,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像是已经触了他的逆鳞,可是他却依然很冷静。

“光剑归你了。”孙哲平站起身,显然是打算休息休息。


“你们为什么就都那么肯定,我会因为这些原因去放弃一个我喜欢的人?”


-


“魏老大你和叶修住同一间宿舍对吧?”


不过虽然黄少天成为了演讲社的新副社长,他也不会因此而感到得意。比如他对魏琛,就和演讲社的其他人一样一起唤他魏老大,实在很难让人觉得黄少天是在故意挖苦魏琛。

“老叶?我不和这个祸害住一起。”

魏琛一边甩出去一对K一边迅速回答。

“不是啊魏老大,认真的,你和叶修住一起是吗?”

黄少天迅速跟上一对A。

“你是不是对老叶有意思啊怎么老问我关于他的事儿?”

魏琛没牌压,忿忿地过了牌然后转过头来回复黄少天。

演讲社马上就要有个社内的演讲比赛了,已经沦为一般社员的魏琛也再没什么动力去参加这个比赛,便拉过了黄少天和他一起打牌消磨时间。

“但是魏老大我也要参加这个比赛的!”

“你还需要练习吗?第一就是你的了!你要拿这些时间去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啊!”


“什么有意思!我清白的!魏老大你和叶修住一起对吧?你有没有和他一起打过荣耀啊?”

“打过,咋了?”

“他最近什么情况啊?总给我送武器,一看全是光剑,而且都是橙武!是他最近人品太好刷BOSS刷副本刷出来的都是橙武还是他花了人民币啊?”

“对,一点没错,他最近刷BOSS刷副本刷出来的都是橙武,你赶紧趁这个时候敲诈他。”

“敲诈?敲诈什么?”

“稀有材料!告诉你啊他为了升级他那银武攒了不少稀有材料!你找他要他肯定给!还不快趁这个机会狠敲一笔!”

“他还说要带我练级?我去,我看起来是连练级都需要人带的吗?”

“老叶就是这么猥琐没下限的人,你最好少和他接触。”魏琛笑呵呵的甩出去四张5,满意地收下另几个输家递来的十元纸币。

“那——”黄少天揽过牌来动手洗牌,纸牌在他漂亮的指尖翻动着,“他是不是也给你们送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莫名其妙的人,出了橙武,自己不用居然给别人。他不是有个散人号吗?总能用吧?”

“老叶他点背,只出了剑系橙武,就算出了术士能用的,那个老家伙也不会给我的。”魏琛下意识就开口帮叶修挽住了真实真相,只是觉得实在气不过又加上了后半句。

“只出了剑系的橙武?我去,这么好的运气我怎么就没有?怪不得全送给我了,他身边好像也没有认识的剑客了哦?啊,原来如此!”

魏琛默默听着黄少天自言自语一般越理解越偏离了真相,忽然觉得一番苦心全被辜负的叶修也实在是不容易。


“开学都快三个月了,怎样啊,有没有中意的妹子?老夫帮你把把关?”牌局开始进行到了第二把,魏琛想了想还是决定帮叶修问一问。

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敲诈一碗凉面作为夜宵了。

魏琛心里打着算盘不亦乐乎。

“这倒没有,但我们学校美女真是多啊我们宿舍已经有人被攻陷了。哎哎哎黑三在我这里我先走!”黄少天丢出去一张黑桃三。

“大好年华,你就不打算来场轰轰烈烈的校园恋爱?”魏琛一副经验老道的模样。

“我也想啊我也纳闷啊在高中的时候老子人气可高了想追我的姑娘都能排满一副牌!我长得也不丑啊怎么到了大学里就没人追呢……”黄少天纳闷的又丢出去一张J。

“总会遇到的,慢慢等吧小年轻。”魏琛眯了眯眼笑着把A压上去。

黄少天皱着眉沉默了会儿,也不知道是在思考接下来出什么牌还是在思考魏琛的这句话,半晌才丢了张2出来。


路还长呢,老叶你就自己把握吧。


-


熄灯时间已经到了,今天叶修他们寝室的人统统麻利地就爬上了床开始夜聊活动。


“黄少天要去参加我们社的演讲比赛。”

魏琛第一时间发话。像这种夜聊活动,在去年是关于荣耀和学校妹子的座谈会,但是自从今年的新生入学后,就成为了扒一扒黄少天的帮助老年人叶修追求嫩草的作战会议。

“演讲社社长是谁?”

“喻文州。”

“我去,”张佳乐翻了个身,“老魏你们社都什么情况啊?正副社长统统都被新生给取代了啊?啧啧。”

“你又懂个屁,你们园林设计社的副社长不照样被新生……于……于什么给顶替了嘛?”

“是于锋,而且是社长,不懂不要乱说话。”张佳乐纠正他。

“园林设计社的社长好像就是你吧张佳乐?”叶修背对着他们漫不经心地抛过来一句。

“我操!你闭嘴!话怎么这么多!不是在说黄少天吗?”

“比赛是什么时候?在哪里举办?”倒是孙哲平先帮他们提出了问题。

“半个月以后,在大礼堂。”

“评委呢?”

“还没定呢,据说要请两个学生代表做评委,再请一个指导老师和两个系老师。”

“老叶加把劲啊,”张佳乐很敏锐的抓到了关键,“我觉得学生代表很有可能就是你啊。”

“学生代表要能代表学生,明白不?像他这种非人类的成绩,非人类的猥琐没下限,怎么可能代表学生?”魏琛念叨。

“趁机告白吧?如果黄少天得奖了的话?”张佳乐继续出主意。

“当着全校的面?”孙哲平皱眉。

“被全校人祝福的爱情,这才是我们叶修同志想要的生活,你们不懂。”魏琛嘴上帮着叶修,暗地里又狠狠阴了一把。

“是的,我渴望得到全校人的祝福,因为我知道,总有几个老家伙是会得到全校人的诅咒的。”叶修正经道。

“据说黄少天在高中的时候追求者不少啊,而且还都是美女,啧啧,这条件。”魏琛说。

“被全级第一兼学生会副会长追,我觉得这条件也很不错。”叶修说。

“据说他们寝室已经有人被我们学校的漂亮妹子给攻陷了,我估计攻陷黄少天也指日可待了。”魏琛说。

“谢谢你对我的祝福。”叶修转过身,诚恳地望向魏琛。

魏琛无语,他知道叶修就是在故意和自己对着干:“据说黄少天也是准备在大学里谈恋爱的。”

“他有没有说过择偶标准?”叶修猛地坐了起来。

“我操!我从未见过比你脸皮还要厚的人!别想了!人家是直的!”

“哥当年对着小黄片撸的时候也是这么以为的。”


“总之,我觉得,老叶你可以尝试潜移默化地去融进黄少天的生活里。”张佳乐又一次出主意。

“怎么样算潜移默化?”

“就是……你别明着告诉他你喜欢他,等到一个最好的时机再说,在这之前你就对他好,这样回头说出来也不会太尴尬,是不是?”

“怎么样算最好的时机?”

“等到了那个时机老夫会怂恿你的!”

“那怎么样算对他好?”

“我想想。”张佳乐仰面躺着,望着空空的天花板,半天没吱声。

空气中凝固着睡眠因子,孙哲平已经睡着了的平缓的呼吸和叶修有点急促的呼吸对比起来就显得游刃有余。

张佳乐写字桌上的小闹钟在发出嗒嗒嗒嗒的秒针走动声。


“张佳乐……?张佳乐你是不是睡着了?”

“……烦……你现在就去发条晚安的信息吧……”


张佳乐翻了个身,夹紧了被子。


-


演讲社今天进行了第一次的模拟比赛,观众席上齐齐地坐满了上一届的学长们。


“……接下来,有请我们演讲社的副社长,黄少天同学带来他的演讲内容。”

主持人从用纸箱搭成的小舞台上退了下来。

“少天要说什么?”叶修压低了声音,一边鼓掌一边悄悄问魏琛。

他和黄少天其实很熟悉,在荣耀上经常会有联系,所以尽管看起来是学长学弟,关系还算挺好的。不管是从友人的角度,还是从单向暗恋的角度,他都可以叫黄少天一声少天。

但正因为熟悉,却也苦恼。他和黄少天是好友,这是俩人的共识。但是叶修所想的并不仅仅只是朋友这一层关系。但是如何从朋友突破到恋人,这才是真正被苦恼的地方。

“我怎么知道,你听着不就好了?”魏琛不想理他。

“也是,你这种人怎么会懂少天要演讲的内容。”叶修故意气魏琛,用了这么护主的话。

“我操你大爷,你真烦。”


黄少天一站上那小舞台就能清楚的看见三排观众席上的人了。他一眼就看到了魏琛,马上就送过去一个微笑,一侧目光,又看到了叶修,紧接着又是送了一个微笑出去。

黄少天当然只是觉得这是一个友好的行为,他可没想太多。

“看,少天对我笑了。”

“滚,要不是坐在老夫边上轮得到你?”

“你往脸上贴金的本事可真厉害啊老魏。”

“到底还是比不过你啊老叶。”

“……我是演讲社的副社长,黄少天。我今天所要演讲的主题,是由Drucker-Prager准则所联想到的一个问题……”

黄少天的声音并不难听,只是平时的他实在太吵所以让人忽视了这一点。认认真真做发言的他,每一个字每一个音都让人听着就有种想要信服的冲动。

眼睛里就好像带着光一样。


“是不是越看越喜欢?”魏琛问他。

“是啊,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过。”叶修回答。

“那当然,好歹他也是你喜欢的人。”

“是啊,我看你们的时候就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叶修我操你……!”

“稿子是谁准备的?”

“都是自己准备的,怎么了?”

“我觉得少天的这份稿子写得挺好的,比上一个谈国家发展路线与大学生工作经验间的关系的那个要好太多。”

“那是我小弟。”

“哦,所以呢?”

“……稿子是我帮他写的。”

“……”


“辛苦了。”

模拟比赛结束,大家开始收拾东西。叶修就坐在观众席上,他知道黄少天肯定要来找魏琛。果不其然,没多久黄少天就一边喊着魏老大一边过来了。

“叶修?你没走?”跑过来后才发现魏琛身边的叶修还坐着,黄少天开口。

“辛苦了。”叶修递过去一瓶矿泉水。

那瓶水被叶修一直握着,包装纸和瓶身都变得有些温热。

“啊谢谢。对了对了魏老大,我和你说刚才喻队和我说他……”黄少天有些愣愣的接过了水道了句谢,又飞快地转移了谈话对象。


魏琛稍稍侧过头,望向旁边的叶修。黄少天正滔滔不绝,根本没注意这边。

叶修坐在那儿,左手轻轻摩挲着右手的手指,那是他刚才递过矿泉水的手。他低垂着睫,视线沉沉地放在自己的双手上。

老叶。魏琛用肩膀碰了碰叶修。

干什么?叶修用目光问他。

很寂寞吧?魏琛做口型。

为什么寂寞?叶修也用气音回答。

黄少天没和你说话呀。魏琛继续说。

哦,这个啊。

叶修又把头转了回去,目光沉浸入了手指下的世界。


多大的事儿,我能忍。

叶修用气音回答。


-


“叶修叶修叶修快快快竞技场来帮我打几个人!!!”


叶修一上荣耀就收到了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发来的消息,刷满了整整一屏。

“你得罪谁了?”

“不是啊!是我们公会有个叫千成的人,总喜欢抢别人的怪,然后就有人看他不爽就打上来了!那我作为蓝溪阁第一高手肯定要去迎战嘛……来啊来啊!这关系到我的尊严!”

“和你的尊严有什么关系?”

“关系到我们蓝溪阁的尊严!行了吧!”

“用一叶之秋还是君莫笑?”

“都行!等等……君莫笑吧!用散人吓死他们!!!哦对了你那儿还有谁啊一起叫过来我这儿加上你还缺两个!”

“你那儿还有个谁?”

“我们队长。”

我们队长?

谁啊?


叶修停了下,在脑子里快速过滤了一遍黄少天的人脉关系。


“喻文州啊?”

“对呀对呀对呀,术士能控场,哦所以你让魏老大别来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那句话觉得好笑,魏琛看见估计要气死。

“老孙!老张!有空没?有空的话帮我上线打个团战。”

叶修一边喊着,一边找黄少天了解详细信息。

“团战?老叶你又惹上谁了?先问好不是百花的吧?”

“不是!”

“打团战?打团战怎么不叫上老夫啊!”

“你太菜,滚边站,哎哎哎房间号3422密码我Q上发给你俩啊!”


“叶修叶修你可算来了!”

一进竞技场,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的视角就已经转向了他们的对手。只有君莫笑,第一时间就望向了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

叶修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夜雨声烦身后那个一身黑袍手持法杖的术士,他知道对方也一定在打量他,因为他能清楚地看到索克萨尔的目光就是落在自己身上。

叶修抢在开战之前给索克萨尔发了个好友申请,索克萨尔赶在黄少天冲出去前通过了。

“好啊!”喻文州发来一句问好。

“好啊!你是喻文州是吧?”叶修也回了过去。

“是啊。”

对手不强,两个主攻手的剑士一齐冲了出去,加上张佳乐的百花式打法的遮掩效果,倒是没叶修他们什么事儿。至多也就是喻文州放几个控场的技能,叶修偷偷地刷几个小治疗术放几响暗枪出去。

“你是叶修学长吧?”喻文州问。

“你认识我啊。”

“认识,每节课下课,你都在看我们。”

喻文州发过来的这句话让叶修笑了笑,抬手一个天击出去。

“再准确点,是在看少天?”

接一个龙牙。


“学长喜欢少天?”

“是啊,你要和我抢吗?”

“那当然不是,我是个助攻。”

叶修看着索克萨尔一边放了个混乱之雨出去一边发来这句话默默点了点头。

“那就赶紧帮学长在少天面前说点学长的好话。”

“好的,尽量。”

“你告诉过他没?”

“学长告白了吗?”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一针见血啊。叶修几发格林机枪扫出去,还趁着间歇又操作君莫笑转了视角看了眼索克萨尔。

而且这人手速怎么这么慢啊,三秒前就见他在读这个技能了。

“没。”

“为什么不去?”

“不敢。”

“怕的是什么?”

“什么都怕。”

“我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学长你怕。”


君莫笑的千机伞迅速变为伞盾,横向前一步挡在了夜雨声烦面前,拦下了对方的子弹和手雷。

子弹和手雷在千机伞上爆炸开来,伞盾的耐久蹭蹭蹭的往下掉。

灿烂的火花中,一道刀影隐藏在银亮的伞盾下猛地闪出。


我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学长你怕。

嗯,我也没看出来。


-


“所以喻文州叫我去告白。”


夜聊时间,宿舍里四个人围在一起,每人抱了桶方便面当夜宵吃。

“喻文州叫你去告白你就去告白,黄少天叫你不带老夫你就不带老夫,你这走狗。”魏琛第一个发声。

“喻文州的战术素养不错,比我们这儿一些只会用粗俗的垃圾话取胜对手的人要好很多。”

“那你去吗?”孙哲平望了眼又要抢话的魏琛,赶在前面把话带向正题。

“告白这事儿,最怕的,就是被拒绝,懂不懂?拒绝了,别说朋友,炮友都没得做。”魏琛说。

“但你不能一直掩着,最好的告白时机,现在就来了。”张佳乐说。

“怎么告白比较好?当面告白嘛?”

“你要是不怕人往你脸上留两个巴掌印子你就上吧。”

“真要去?”孙哲平第一个吃完,将叉子扔进垃圾桶,神色严肃地问叶修。

叶修和孙哲平对视了几秒,侧开了目光:“总要去的。”

“那就现在。”孙哲平干净利落的帮叶修决定了。

“现在?老孙你傻了?万一人睡了呢?”

“那打电话怎么样?”张佳乐提议。

“现在?”

“对,如果对方睡了,你就让对方继续睡,如果对方没睡,你就正好告白呀!”

叶修有些踌躇地从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到黄少天,却迟迟按不下拨打电话的图标。

“没准这会儿黄少天和喻文州在聊天呢?”

叶修的手果决地按了下去。


“喂?”

黄少天电话接得很快,声音里也没有那种睡醒后的沙哑。叶修微微吁口气放下心,还好没有打扰到黄少天。但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干的事儿,他又不得不严肃起来。

“少天,睡了没?”

“没呢,怎么了?”

“你在干嘛?”

“我?和室友一起打荣耀。怎么你要一起来吗?来啊来啊来PKPKPKPK!”

叶修看见那边的魏琛对他做“外放”的口型,心里暗暗鄙视了一下这群人的八卦程度,把手机放在桌上就按了外放。

“我就不了,我是来和你说事儿的。”

“说事儿?说什么事儿?”

“不打扰你?”

“不打扰,我们练级而已,不要紧。”

“好,那我可说了。”


新生入学发言的时候,叶修大概也没有这么啰嗦或紧张过。他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想尽量减轻自己的呼吸声,却迫不得已使自己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他偷偷抬眼望了眼张佳乐他们,看见他们正以看好戏的目光好整以暇。

靠,一点都不可靠。


“少天,我觉得你或多或少应该都能感觉出来了。

“相比起其他人,我可能会对你更好一些。

“你或许会觉得这是所谓的同性友爱,因为我比谁都清楚,你是一点都不偏歪的人。

“但是我想告诉你——对谁好一点,那就是我更喜欢谁一点。

“多余的废话没有,我就只能很坦白的告诉你,我对你不一样,那种不一样的原因,来自喜欢的感情。

“我是弯的,我也知道,你是直的。

“我不是姑娘家,没那么多顾忌,你要是觉得恶心,你就算是现在挂断电话也可以。”


电话那边是很大一声杂声,然后叶修听到有不熟悉的声音喊着“少天你怎么了”,然后那边安静了一下,接着,他听见了黄少天的呼吸声。

一拍一拍,像是紧随着他的心跳拍数一样,像是在宣告最终结果的倒数计时。

这不是个好兆头。

张佳乐他们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也收起了之前那看戏的模样,神情变得有点严肃。


“我觉得……”

叶修屏住了呼吸,心开始狂跳。

“叶修,我们最好最近一段时间先别见面比较好。”


-


演讲社的正式比赛来临得很快,大礼堂早已经拉起比赛的横幅标语。

就像张佳乐所猜想的那样,两位学生代表里,果不其然的出现了叶修。

“老叶这家伙绝对会凭着私心给黄少天打满分吧?”

知道这个消息以后魏琛和喻文州谈论起这件事。

“谁知道呢。”喻文州笑笑。

评委名单向参赛选手保密,暂时还只有评委本人和演讲社的社长喻文州知道。


“对了,那天晚上,黄少天什么反应?”

那天晚上黄少天的回应,他们全寝室可是都听见了,这就是赤裸裸地拒绝了叶修。

黄少天说完那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嘟嘟嘟的声音在整个寝室里回荡,无论是他,还是张佳乐、孙哲平都没有说一句话,也没人抬头看叶修。

最后是魏琛实在憋不住尴尬的气氛,悄悄抬起眼看了眼叶修——

他就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脸色就和他之前一模一样,不见得有多失落难过。低垂着睫,目光停留在通话对象上的那三个字,随后看着通话页面变成了通讯录页面。

老叶,很寂寞吧?

他很想把这句话问出口,却最终还是叶修自己收拾了残局。

“少天那天没再继续和我们打荣耀,冲了把澡就睡了。”喻文州说。

“唉……天意弄人,这很明显嘛,两个人都收到冲击了。”魏琛咂嘴,摇摇头感叹。

“叶修学长告白了是吗?”

“是啊。”

“噢,那叶修学长最近怎么样?”

“好得很,就是比往常更猥琐了点,老夫泡面里的叉烧和肉片全被这家伙偷走了,操!”

喻文州没打算指出这一结果可能不缺少魏琛自己默许了叶修这个举动的原因。他望向在那边练习演讲的黄少天,识趣地没再继续说下去。


而叶修和黄少天的交集,似乎真的就在黄少天的那一句话之后骤减了许多。

无论是一叶之秋还是君莫笑,只要是在线的时候,就没可能看到夜雨声烦的上线提示。

学生会所有可能会与演讲社有交集的活动里,都是社长喻文州直接出面了。

下课趴到走廊上去看操场,姑娘们的裙子越来越短,绝对领域露得越来越多,蓝白渐变的身影倒是越来越少看见了。

叶修不在意这个,却终究还是要唏嘘一下。


他的确是做好了被拒绝,被嫌弃,被指责,被辱骂等任何最糟糕的情况的准备。

而黄少天给他的回击却是如此干脆利落,他都不知道这个是应该被算到被拒绝还是被嫌弃或是被指责被辱骂里面了。

冷战期总是最让人难耐又让人无奈。

倒是可惜了他送出去的那么多橙武,和老孙打一场那还是挺累的。

恋人没得做,总归还能做做朋友咯?

而黄少天用事实告诉他:没门。


“张佳乐你就别再烦老叶了,我怕他待会儿一受刺激,想到自己逝去的爱情就哭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别说真的有这种可能的!”

“呵,两个蠢货,竞技场胜率都高过我了是吧?”

“哎老叶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有事儿,兄弟们帮你顶着呢,放宽心。”

“就是,就算现实里不行,总能把你看不惯的对象拖到荣耀里来虐一虐的。”

“张佳乐就算了,虐一虐,老魏,你是这个动词的前者,还是后者?”

“我次——!张佳乐你还是使劲嘘他吧!这家伙已经冷血无情没救了!”


他就是觉得有点后悔。

那个告白是不是太草率又太早了。

早得他还没能潜移默化地融入黄少天的生活,早得黄少天还没给他铺好融入他的那条路。


-


身为副社长,黄少天的演讲被压到了最后一个。


演讲社出来的人果然个个都是演讲能手,只可惜长篇大论的文字稿与复杂难懂的文理不由得使人昏昏欲睡。

评委席上的叶修也不例外,一手撑着右太阳穴望着舞台上隔一段时间就会轮换的演讲人员出神,整个人心思都已经飞到今天刷哪个副本上面去了。


“……接下来,有请我们演讲社的副社长,黄少天同学带来他的演讲内容。”


这种既是压轴又是比赛解放的代表让在场的人都纷纷献上了最热烈的掌声,叶修也后知后觉一般反应过来鼓起掌。

黄少天今天明显精心打扮过了。总是显得有点凌乱的额发被他工整地倒梳了上去,他穿了一身西装。最普通的那种,白色硬领衬衫,黑色领带,黑色西服。这种烂俗杂志一翻每页都有的普通西装现在却被黄少天穿出了浑然不同的味道。

他细长的手指拿着黑色的文件夹,一双长腿不快不慢的迈向演讲台。黄少天微微调整了一下话筒的位置,放下文件夹并摊开,然后他环视全场,给了个满分的笑容。

全场的掌声再一次沸腾起来。

长得帅就是不一样。叶修在心里笑。


“……我是演讲社的副社长,黄少天。我今天所要演讲的主题,是:论:人际关系在当今社会所起的组成作用……”


叶修一愣,手迅速缩到桌下在手机上噼里啪啦地按着,大爆手速发了条信息给魏琛。

“怎么回事?少天怎么换课题了?”

魏琛的回复也来得很快,手机握在手里一震。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他啊。”

“这课题还不如你那什么国家发展路线。”

“我操,滚。”


黄少天的语速被他适当性的放慢了,一放慢,他的声音就会显得有点低,但是很好听,这大概也是他能提到魏琛成为演讲社副社长的原因之一吧。

叶修一边听着黄少天的演讲一边猜测。


“……坦诚相待,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在很多时候却是被我们掩埋在了城市的另一面……”


叶修大概已经能猜到,这场比赛过后黄少天会收到多少情书了,收到手软根本就是小事情。

而且……估计这场比赛的冠军也是他了。

叶修眼角余光瞄向身边评委的打分板,不出他所料,果然都是相当高的分数。


“……很多问题最好是在发现的第一时刻就去找出答案,积累到最后,只会成为关系溃败的第一条锁链……”


签字笔在叶修的手中一圈一圈转动,最后停了下来。叶修正在考虑给黄少天的演讲打几分。

说实在的,出于私心,他的确很想打满分。但与此同时,他是个对竞技精神有着高度领悟的人,出于私心,这种事情他也只是想想罢了。

但无论是几分,都注定你可以踩过冠军的门槛了。

叶修这么想着,拔开笔盖就打算下笔。


“……那么现在,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一下在座的其中一位,以避免我所说的关系溃败的情况发生。评委席上的叶修学长,请你务必告诉我,喜欢的感情会诞生的理由。”


“多余的废话没有,我就只能很坦白的告诉你,我对你不一样,那种不一样的原因,来自喜欢的感情。”


叶修抬起头,有些愣神的与黄少天对上目光。

黄少天的眼里是暖黄的舞台灯光。


叶修按下了手边话筒的开关,张了张嘴又像是不知从何说起一般没说出任何话。

被黄少天那句话所引爆的吵嚷人声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叶修。

黄少天,你这个人太会给人找麻烦了。

模拟比赛的时候是,团战的时候是,现在也是。

叶修想着,终于还是开了口。


——“喜欢这事儿,还需要理由吗?”


-


“所以,你说那几天我们不要见面,你就是拼命去赶新的演讲稿了?”

“那当然!谁知道你会突然告白啊我靠我措手不及啊!我改得可辛苦了,队长没少帮我忙!”

“文州,这就不对了,怎么能不告诉学长呢?”

“我挺期待学长被少天告白后的样子的。”

“还有你,也太嚣张了?当着全校的面说那种话,你不要名声了?学业也不要了?”

“我想要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这点我可是早就和魏老大说过了!在全校见证下叶修你就是敢不答应我都难!”

“可惜了,老叶还一直以为他是单相思呢!搞了半天,双向暗恋?你们也太会闹。”

“呵,你经常和少天待在演讲社我也没见你看出来啊老东西。”

“其实……不仅是魏琛学长,我一开始也没看出来。”

“哟?那你倒是看出我喜欢少天了?”

“叶修学长太明显了,但又太隐晦了。”

“那黄少天算什么?”

“少天啊?他大概……就是在叶修学长明显的时候喜悦,在叶修学长隐晦的时候黯然吧?”


-


——“喜欢这事儿,还需要理由吗?”

——“这么巧啊,我也是。”


-THE END-

——————————

感谢阅读,这里是执岛 Kera.sv。

觉得自己要吐血了……破万了……我还从没有过短篇破万……

感觉任何甜甜的梗到我手上都会变得有点变味啊……好痛苦QWQ!

没有刷双花 没有刷双花 没有刷双花 友情向

↑↑↑避免有人误解我就说一下吧。

希望你们不要嫌弃我啊总觉得写着写着就不对了qwwwwwwwq!

希望点文的GN……也不要嫌弃这篇……【气绝

其实还想再写多一点【【你

评论(41)
热度(744)

© 孤岛回屿 | Powered by LOFTER